页面

2009年12月31日星期四

2010,新年快乐

想过总结,想来想去,还是四个大字。

乏善可陈

明天可能会去观摩一下岛国人民最喜闻乐见的活动:排队。如有趣闻再行汇报。
总之,元旦快乐。

2009年12月24日星期四

Avatar

感想一:上次看的片把现实世界模拟出来毁来了一遍,这回看的片干脆创造了一个新世界。
感想二:钉子户不自焚,开发商也会来焚你。
感想三:这个现实主义的片子其实主要反映的不是环保的社会问题,也不是钉子户的社会问题,而是网瘾的社会问题。故事隐晦地讲述了一名在现实中半身不遂一事无成的退伍军人如何沉迷在网游中打怪练级,因为在虚拟的世界中君临天下美女在抱而不能自拔,无法回到现实世界,终于发展为反人类反社会的重度网瘾。
感想四:3D电影可以作为反盗版的一个主力方向,我愿意为这个视觉效果买单,也愿意为3D效果付那点附加费。

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

又到该忘年的时候了

今年研究室的忘年会,话最多的几个都有各种事没来,冷清了不少,最后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日本人说日本人的、我们老外扎堆的情况。用英语来闲聊的工夫依然不济,不过大家也强不到哪里就是了。多了解了一些新来报到的泰国人,说道,“我的grandparents是中国人,我还会几句中文呢!”“是吗?有几个grandparents是中国人?”“四个。”哦──我愣了一下。你这不完全是个华裔嘛!
昨天去抢购限定五台的被炉without被,今天就肌肉酸痛了,太缺乏运动。其实对我来说,它既没有被,也不是炉,只是个台几,上面能放杯具就可以了。没想到我在开店五分钟内到,就看见一人带着被炉走出门,另外两人正等着买单……你们日本人有米就不要图这小便宜啦!

2009年12月12日星期六

特别变态

最近看TBBT看得走火入魔,这个讲美国宅男的电视让我把平时该宅的节目都忘了。由于没有特别喜欢的中译名,比如什么“天才也性感”或者“宅男行不行”之类的恶俗到我都不能接受的名字,我还是喜欢叫上面这个好了。
感谢TBBT让我知道了,原来好人修电脑坏人床上搞的现象果然是普世价值,这边宅对高达EVA了如指掌,那边宅谈StarTrek巨细无遗。有没有像他那样好人过?有没有像他那样较真过?有没有像他那样猥琐过?有没有像他那样腼腆过?
可怜的Leonard由于过于平庸而不断被边缘化,甚至到了第三季结束了好人的宿命还要经常被编剧故意踢开,以给差别最大的Penny和Sheldon制造矛盾。联想起最近的电车读物,“春日绝对不能知道超自然现象的存在”这个设定也使得主角被不断地边缘化,而逼着全知全能的大明神不断大放光彩。看来主角光环也不是万试万灵的。
不说了,我要准备看第三回了。

2009年12月6日星期日

终电的陷阱

大部队到同学家作客邪魔了一翻,吃了一顿很有料的火锅,斗了一晚地主不亦乐乎。顺便一提,他们家是卖水果的,i字头的家伙过十件,连那只新的小白鼠也有,玩得我很心动,以后也搞一个玩玩吧。
一直玩到十一点多,由于一直记得终电是将近一点的,完全没有担心过交通的问题,也没有仔细查过时刻表。出门的时候一看,才傻眼了,距离终电还有些距离,可是最后那三班车居然都到不了我家那个小站……
到了将近一点坐到最接近的车站,还有两站,事后证明我实在是太低估两站电车的距离了。本来想打车,一看的士站大排长龙,于是一时孤寒兼不耐心,把心一横,靠着爱疯的GPS大半夜走上了未知的道路。
走到一半就后悔了,这路实在是黑啊,只剩月明星稀了,只能不停暗示自己,日本治安好,日本治安好,日本治安好……中途走进了山路的死胡同,靠着GPS好歹找出来了,总计四十几分钟总算回家了,这真的是我平时坐四分钟就到的两站地么……

2009年11月29日星期日

好久没贴过囧照了

发现爱疯了存了很多平时拍下的囧照一直没有上传过。

这个是EVA初号机配色的鞋,不过好贵而且还卖断码了,不然我就送一对给当劳,多拉风啊……

用机器来翻译的囧事绝对不是只有天朝做,这还是在本野鸡大学一抓一大把中国留学生的情况下搞出来的。

据说这个作家很崇拜史提芬周。

这件阿迪我很难想象有谁会买……不过我们这么多人会把写着西班牙什么的衣服穿在身上,说不定老外看不懂也觉得这汉字很酷呢……

最后是曾经在这边也很红的赤壁的公益广告,“不能输给诱惑”说的是酒精还是林志玲姐姐呢?

2009年11月26日星期四

机票买好了

买得比较早,看到日航在做活动,飞香港比较便宜。
2/9 - 3/9,希望今年可以看到多一点人在东莞。

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再不用担心将来找工作的事情了

还是省着点钱争取买船票吧。
你看这最后能上船的人,大多数都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脑子出脑子,可就有一伙人啥也没出净添乱差点累死全米国人民最后还好像英雄似的混上船了,主角光环不带这么用的啊。
看到一半的时候本来还想说:看,学会开飞机关键时候还能救命呢。看完之后明白了:别人的便宜儿子还真的是养不熟啊!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最近很喜欢的一只iPhone app

最近在日本的app store里面突然冒起而且居高不下的一个软件叫駅.Locky,是个查列车时刻表的软件。其实这样的软件很多,因为这个在日本的需求确实很大。一般的软件都可以查从哪里到哪里几时几分怎么走,非常详细,还有些搞出了语音识别,当然,是日语。不过之前我用过的软件都有个缺点,那就是都要在线查,估计是因为时刻表的数据量不小,但我平时可是几乎都把EDGE关掉的,你让我为了看看下一班急行什么时候到就上个网,多麻烦啊。再者,其实大部分时候并不需要查从车站间的最短路的,通勤通学坐惯了的车,只需要有时刻表就好了。
这只eki.Locky就是为此而生的,它的主程序很简单,可以查车站的时刻表,然后有一个倒计时显示距离下一班车还有几分几秒,当然其实日本电车也不会准到一秒这么厉害啦。
就只有这样。连时刻表的数据都不自带,要去下的,不过相应的好处是我不用为了两个车站的数据而把全日本的时刻表下回来了。而更发指的是,这个时刻表还不是他们提供的,而是发动群众的力量大家一起输入。另外还有一个功能是可以上传和下载wifi的数据,把某个wifi跟相应的车站对应起来,当你连到这个wifi的时候就会自动知道你在哪个车站。这两件最麻烦的事情都交给群众来做了。不过我奇怪,既然网上有所有的车站时刻表信息,你们就没有办法把它们转成自己的格式么?还是为了提供用户的参与度?
说起iPhone,联通真恶啊,本来我昨晚又想去他们那个网站看CCTV5的,结果就搞起订阅收费来了,是行货iPhone发行的缘故吧。

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俺は我慢できないよ

今天做seminar的时候,我们研新来的泰国人终于要进行第一次发表了。其实是这姐们实在是不懂随机应变啊,又听不懂日语,老板要开会人都走了,只剩小老板在那撑场面,说:“没人想发表了吧?那我们散会吧!”结果她就起身发稿上台开讲,其tutor圆场说,她听不懂日语,她要发表……搞得小老板一脸尴尬:啊不好意思我应该用英语问的……
结果泰国人的英语不咋滴,我很不习惯,不仔细听都不知道是英语,那抑扬顿挫完全就是泰语嘛。小老板作沉思状,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我盯着稿子看,大概知道她在讲啥,嗯。终于讲完了。
可泰国人却仿佛只是讲得打结的样子。小老板抬头看了看,鼓励地说:“加油,您继续!”
这时我全身的吐槽细胞都被动员起来了,冲口就吐了小老板一槽:“好像……好像讲完了……”
小老板二脸尴尬:啊,完了啊……完了啊……大家都欲笑而不得……

我这槽吐得是多么不合时宜啊~~

2009年10月20日星期二

中国足球和诺贝尔奖

这几天咱两位大牛逼的校友接连发话,要搞好中国足球,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一件好事。咱要办啥事,没有老大们支持肯定是办不好的,足球就是一实例,好像球迷一堆一堆的挺重视,其实上面就压根不管,这足球又得不到奖牌性价比太低了,办好奥运会再说。要不然为啥这足协里老是外行人呢?压根就是随便点个人凑和算了。现在老大们说要重视,CCAV二话不说赶紧播中超,领会上级精神确实迅雷不及掩耳盗铃。
可是这冷水照例是要淋的,且不说现任老大,就算是不知道能不能当上老大、据说还是球迷的储君的任期内,都不可能看见天朝蹴鞠队变成中国足球队。足球队要成形要强大,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要好几代人才能搞上去,这是个客观规律,不是谁重视一下狠抓一下能有结果的。你看奥运会金牌,刷一下东德几十枚,刷一下苏联几十枚,刷一下中国又几十枚,那就是可以搞突击刷出来。可足球不一样,你看世界杯,跟国力强不强盛没什么关系,那上面不会有美国俄罗斯日本什么事。说这些强国不重视足球吧,往欧洲看,英格兰法国够牛逼了,也就在本土搞到过一次;西班牙荷兰够牛逼了,彻底没拿过。日本这些年提高得快,群众基础的加强是主要原因(也许足球小将也功不可没),足球的社会地位直追棒球,像我同学说起弟弟在踢全国高校联赛时一脸自豪。这玩意急不得,功利不得,就是得大家都爱踢,还得爱踢几十年,才有可能提高——且不说,这还仅仅是一个必要条件。
顺便想说的是诺贝尔奖,这玩意年年评,媒体年年关注,关注完又回来反思,反思得我都烦死了。且不说那些反思有理没理,可以预见的未来都不太可能有中国人得诺贝尔奖是肯定的,你不看看高锟的诺贝尔奖成果是什么时候搞出来的?那时候的中国在干嘛?近年来国内的科技发展就算再牛,也需要有时间有事实来证明,诺贝尔奖就是这么一个看重结果的奖。霍金够牛逼了吧?但由于他的理论实在太牛逼了,要证明它除了那个修了又修的大机器以外再没别的指望,老头也就只能希望自己能活到摸得着诺奖那天了。真那么眼热诺奖的话只好先从不靠谱的人文类着手,比如说大陆也出个蒋经国或者弄篇小说揭祖国的伤疤啥的。
其实本来不得诺奖也没多大个事,问题是近年来日本人老得,咱们脸上挂不住,说欧美人偏见的借口也没有了。说回足球,其实世界杯是扯淡远了,最让咱们受不了的还是在亚洲混得这么差,人种劣势的借口也没有了。比不上日本韩国那可以归结于体制问题,可问题是凭啥连同一体制下的朝鲜兄弟都踢不过呢?于是我朝蹴鞠队就在朝鲜兄弟的经验指引下继续大踏步前进……

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

历史上的今天

半个世纪以前:一位伟人诞生了。

2009年10月7日星期三

于是我掩面而笑

友邦疼鞋们聊起工大祭来。
“又来选Miss工大了。”
“你怎么看?”
“有什么怎么看的,没法看啊。”
“人家选Miss庆应还会上杂志封面呢。”
“咱工大就别选什么最可爱的女生了。”
“是啊是啊,选最萌的机器人吧。”
“啊!这个主意啊!这个我绝对去看啊。”
“对呀对呀咱们一起去围观!”
“可能是世界级别的。”
“或者选最萌的程序吧。”
“最萌的超导体。”
“最萌的集成电路。”
……

听说前两天天皇到过学校,幸好不是我那校区,很是一翻折腾。像我们这种野鸡大学一般是不会有什么政要出现的,估计没啥经验,严防死守的。不知道天皇是来干嘛的,看最萌的超导体?

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草津

一行数不过来多少人,开着五辆车,还装着一大堆酒水和投影幕啊电脑什么的,屁颠屁颠地就出发去草津了。草津是日本温泉圣地,在群马县,于是一路还经过了秋名山的原型榛名山,幸好没有遇到藤原豆腐店跟赤城红太阳在那里飙车。日本的车载GPS确实很强大,直接输入温泉旅馆的名称,就从东京一直带路带到目的地,沿途该左转该右转该小心上坡什么的都一应俱全,什么时候中国能有这么齐全的资料啊。有驾照的人轮着开,当然是轮不到我的,全程四五个小时,睡觉。
终于到草津了,这个是草津最有名的景点,汤畑——不过既然是汤,我在心里面是暗自叫它“汤底”的。大概就是冒温泉的地方,不过具体怎么冒法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到了这附近臭鸡蛋味冒得很厉害就是了。日本人很喜欢的温泉鸡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再说在温泉旁边吃臭鸡蛋也不觉得臭了,被人拿臭鸡蛋来混水摸鱼不是亏大了?
在汤畑周边一圈写有来过草津的一百个名人,绝大多数我都不认识,就认识几个首相级人马。倒是下面这几个比较逗:右边源赖朝好歹是个历史人物,左边的可是菩萨啊,还是养老五年来草,我草!中间的,日本武尊,神话人物也出来了,传说中的英雄……另外日语里的缩略真囧,原来不光可以“来日”,还可以“来草”……
下午开seminar,听不懂看不懂,困死了。晚上是露天温泉,不过感觉泡完全身都更累了,这泡温泉本身就是一个体力活啊……
晚上研究室聚众吹牛,我们这还真是和谐啊,一群学生就当着老板的面聊动画游戏泡妞啥的,果然工科WSN泡不到妞是世界性难题呀。另外是一些估计在日本才能出现的“普通”对话:
“喂拍照别靠这么近,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用什么表情才好。”“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喂你们暑假晒得这么黑啊。”“因为我们是黑色三连星。”
山里很冷,那厚被子盖着又热得出汗,一宿没睡好,不过那些二次会三次会的日本人估计就基本没睡,明天还得坐着他们的车走五连发夹弯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总之第二天观光,而所谓的观光是绕了好久的山路来到了这个白根山汤釜远眺一下:
这还算走运了,一分钟以后雾就大得什么也看不见了。
算了反正也不抱多少希望了,下午又泡了一回露天温泉,而且是冒着雨泡的,这下真是完满了。顺便一说,头一回知道,原来还有不带淋浴装置的温泉啊,那水得多脏啊……
结论:这温泉再NB,泡一下也不可能抵得上五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吧,日本人真会搞些怪风俗来拉动内需啊!

2009年9月28日星期一

重温蜂四

第一次看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重看好像大学又过了一遍似的,内牛满面。

本来以为是明天要去草津做seminar了,结果原来我还被归到M1里,今天就发表完,合宿纯粹是去泡温泉。日本人还真是会拉动内需啊。

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

继续是关于新居的日志

话说由于这周日本又无端放假五连休,导致上周在网上订的柜子架子椅子今天才送到。看着很便宜就随便买下的架子送来时原来是没拼好的,又玩了半天积木——不对,好像是真木的。反正整理了一晚上,顺带弄出一大堆还非得等到星期一才能扔掉的纸皮垃圾,总算是把房间收拾好了,暂时应该不会变了吧。于是新房间大致是以下这个样子,不知道和式房间是什么的群众可以来围观了。

等人送桌子的和式房间

传说中连大雄老妈老爸都能一并睡下的壁橱

2009年9月16日星期三

搬家

搞了老半天卫生,而且是给旧房搞卫生,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刚来的时候一切洁净如新就意味着走的时候要给后人打点一切。宿管查得很细,什么床床柜柜的背后都要擦都要吸,地板也用各种古怪的液体使劲擦了个遍,查了N次才算正式合格,功成身退。带着我印象中第六还是第七趟的行李们,搬进了那间壁橱连大雄老妈都能睡进去的和室。
4点半还在清洁的时候送棉被的就到了,说了一通让他们五点以后再送,结果一磨就磨到九点,吓得我差点以为今晚就真睡地板了。屋里现在几乎什么家具都没有,幸好捡了一张前人留下来的小桌,总算有点地方放东西,接下来再去淘点简单的家具吧。
累死了,睡觉。

2009年9月7日星期一

新居

找事务所的地方找了一个多小时,明明是按着那个地址找到房间,却发现里面是像GXY教室一样的杂物房,正盯着校园地图发傻之际,对方终于忍不住打来电话了:喂?sou-san你还没到么?你在哪里呀?
喂?你们在哪里呀……我们在校门口见吧!
又等了一阵,之前拜托上网查查看的滕姐回话了:你要找那楼不知道在哪,在那边校区倒是有一个。
——嗯?我怎么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呢?
再打电话一确认,果然是大家都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幸好这一通电话,要不然大家都在校门口白等了……
契约讲解一番以后终于看见房子了,果然是张三猜的那里啊。最意外的是,居然是和室,要睡榻榻米,而且有一个可以让多啦A梦睡进去的壁橱。看来我可以实现一个长久未圆的心愿了——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字型睡觉,虽然睡的不是床……

2009年8月29日星期六

欧游小结

头一回冲出亚洲,三个星期,算是很尽兴了吧。这两天还觉得很累,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时差的原因该睡时睡不着不该睡时很困。晒得很黑,而且好像吃垃圾食品吃瘦了一点,原来的称不见了不能肯定。
前一半是在芬兰上课的,课余时间也算是享受到了芬兰的悠闲生活了。总的来说,芬兰不是一个适合旅游的地方,它就没有几个景点,急匆匆地去跑一趟到此一游完全没有意思。但是倒很适合度假,生活节奏慢,到处就看到人在健身,不知道都在哪里上班了,而且自然风光很漂亮,千湖之国到处都能找到一片湖光山色,再者也不用担心语言问题,那里虽然不是英语国家可是随便找个人英语都很好。
芬兰之后的行程很紧凑,配合上欧洲一帮疼鞋们的时间表应该算计划得很好了。先是两天半的巴黎之旅,靠着熟悉当地情况的fox导游很节俭地把重要的景点都逛了一遍。当然是很急很赶欣赏不了什么巴黎的艺术气息了,不过反正我也就一俗人,也乐得去各种有名的地方到此一游。
巴黎以后就独游西班牙了,先是一天半的马德里。马德里印象深刻的景点不多,王宫不错,另外我虽然不是皇马球迷,但既然没什么景点就进去看了一下伯纳乌,对没有艺术修养的我来说比去美术馆爽多了。在马德里当天才买去巴塞罗那的车票有点被动,担心了一阵总算解决了,还是应该尽早计划好的。夜行火车到巴塞罗那游两天,感觉很不错,高迪的建筑尤其是圣家堂值得一看。诺坎普是我看见全欧洲最贵的门票,高达17欧元,于是没有再去了。
之后到亚琛,见到推研到RWTH的众人,小聚一天很开心。再当电灯泡,与tree couple游比利时和荷兰。在埃因霍温的亚雄很无奈地第三度陪别人游阿姆斯特丹,不过这样在欧洲的所有THU疼鞋就全都见过了,心满意足。说实话后面几天也没在网上查过资料做过功课,而且最后几天人已经很疲劳了,看来出去旅游还是不要超过一周的好啊。
最后一天回来的时候差点出事了,tree要陪LP所以我就自己从RWTH的宿舍出发,认对去火车站的方向却走错了路,完全看不出到哪里了。正慌要是赶不上火车后面全部飞机都恐怕会赶不上,可是太早了路上连个可以问路的人都没有。终于看见一个德国欧巴桑却不会英语,只能大叫“Aachen West!”,一指路,那站居然近在眼前,有惊无险。经过一天之内坐得最多次数和最长时间的飞机之后总算回到东京了,仿如隔世啊……

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I am sterdam

从安特卫普转车往阿姆斯特丹,发现安特卫普的火车站出奇地大,真不知道原来董方卓待的地方还是欧洲的交通枢纽。到了阿姆斯特丹与亚雄碰面,原本以为这趟来欧洲见不到了,结果碰巧有事也回荷兰了,于是在欧洲的THU同学都见到了,心满意足。

阿姆斯特丹的第一个印象是满街的地面有轨电车和运河。地面有轨电车是市内的主要交通工具,而且有一个特点是票务系统混乱,荷兰人又不是日本人德国人那样的死脑筋,荷兰可是自由之都啊,逃票的人一大堆。运河也是荷兰的特色,星罗棋布,我一想到这里是海拔负7米,海平面都在我头顶上就觉得很神奇。此外估计这里扒手也是超级多,到处都有公告让人小心扒手,甚至有专门的中文指示牌,看来中国游客也受灾不轻。

在阿姆斯特丹首先是去凡高博物馆,之前一直都没正经看过欧洲的艺术博物馆,因为估计是看不懂的,不过tree搞到了三张免费的票就去附庸风雅一把。带着中文的语音讲解器多少也了解了一些凡高的生平和作画风格,不过要我自己赏画的话还是没那欣赏水平。令我有点意外的是凡高后期居然如此推崇日本版画的风格,虽然我看不出那向日葵和乌鸦跟版画哪里联系上了。另外我和tree拍照先后被人制止了,明明听人说上一周来都还拍了一大堆照片的,难道就突然禁照了如此倒霉?凡高才作画十年,作品数量也算不少,以油画来说他画得还真是快啊,足够我们在博物馆看两小时(其实是听),挺充实的。

之后吃中餐,很有镬气的中式炒wok to walk,讨论了一阵突然明白到这个wok是指粤语里的“镬”,粤语流入英语里的词真是不少。

晚上行程不少,因为阿姆斯特丹是以夜生活闻名的都市,黄赌毒什么都有。参观了一下性博物馆,很小,里面的东西无非就是说明了世界人民从古到今一直都有着玩得很重口味的传统,据说这玩意在中国游客当中很有名,专程过来参拜一下。之后是逛红灯区,原来红灯区的灯真的很红……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因为那里完全不让拍照,我们就只有到处逛逛而已,个人感觉比歌舞伎町也强不太多,不过据说上回罗同学想深入体验一下未谈拢,罗同学果真是一号人物啊。赌说的当然是赌场了,毒就是大麻,阿姆斯特丹有不店卖大麻和种子,不过广告都说了,“毒品无软硬之分,毒品就是毒品,千祈唔好试”。

-----------hostel里一股意大利人抽过大麻的气味的分割线---------

第二天起早前往风车村,估计也就是现在不多的能看到荷兰式风车的地方了,而且是明摆着留下来给游客看的,旅游团一堆一堆地往这里来,当然就听到无数的中文甚至粤语了。个人感觉一般,对风车不是特别有感情,而且水比起芬兰那真是脏太多了。不过来到荷兰,不看过风车总是说不过去的。

除了寥寥数架风车,这里就是可能比风车还多的纪念品商店和木鞋作坊,我是不太有兴趣买荷兰木鞋来穿了,那东西穿起来会舒服吗?……不过纪念品倒是不贵,比起欧洲其他地方的感觉要便宜些。

回到阿姆斯特丹,运河游一周。讲解不是很仔细,不知道左右的都是什么景物,不过游游运河也算是阿姆斯特丹的一大特色,挺有意思。运河游之后亚雄用GPS给找了家在图书馆顶上的餐厅,俯瞰全城很舒服。之后是我欧洲之旅的最后一站喜力博物馆,我知道的啤酒不多,喜力因为是欧联的主赞助商所以有所耳闻。这里的门票高达15欧,是我全程里跟伯纳乌同价的最贵博物馆了,不过包含三大杯啤酒,敢情这里面有一半是酒钱吧。博物馆倒是做得挺精致的,还有四维电影了解啤酒制作过程,馆内的酒吧气氛也很好,感觉比我之前看过的燕京和札幌的啤酒博物馆要好玩。一般看完博物馆人都挺累的,唯独这回看完博物馆人变得挺high的,作为旅程最后一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欧洲的古城布鲁日

在亚琛确实是宾至如归,旅行以来头一次一觉睡过头了。急急忙忙离开,前往今天的目的地比利时的布鲁日。

说布鲁日是欧洲的古城,其实并不算太正确。按照lonely planet的说法,这布鲁日的大部分建筑并不是真正的中世纪建筑,只是1920世纪仿中世纪风格造出来的而已。我说它是欧洲的古城,主要想说的并不是它历史多么悠久厚重,而是这里给我的感觉实在太像在中国去的丽江平遥之类的古城了,不多的几个景点,充斥着的仿古风建筑,多得小城容不下的游客,和相应地又多又同质化的商号们。

从德国可以直接坐火车到比利时荷兰等周边国家,不过我们又一次体验到德国火车的晚点,同样以死脑筋著称的德国人和日本人在火车准点方面的表现可真不一样啊。到了布鲁日,在广场稍为看了看,就直奔吃饭的地方去了,是lonely planet推荐的一个当地菜馆,环境倒是清静,可是口味却实在不太合适,十几欧就上来了一盘野草样的有机蔬菜、几片面包和一些不知道该拿来直接吃还是蘸着吃的古怪液体,权当体会当地饮食文化了。

饭后周围逛,我是一点功课没做,我甚至是在两天前才知道我将会来到布鲁日,而且甚至不知道它的名字Brugge是哪个地方,就只能跟着tree夫嫂们转悠了。留下印象的不过圣血教堂,什么钟楼什么天梯,市政厅和修道院等寥寥数个,不知道为啥如此之多的欧洲游客,估计老外们都是过来泡吧的吧。后来听亚雄说应该看完某某电影再过来,那电影全都在布鲁日取景,看完就会对布鲁日更有认识更有兴趣。

之前说过感觉很像国内的古城,游客对于这个小城来说太多了,到处都挤满了人。比利时巧克力很有名所以到处都在卖,不过除了看看几个不让日本人专美的BT巧克力以外我是没有买的欲望,这大热天带巧克力到处跑会融得很恶心的。到处都有的马车、游船、酒吧和手工艺品也是如出一辙。

傍晚时分倒是别有一番精彩,连续偶然碰上了两回音乐会,不知道这天又是什么日子。先是在小广场有个当地的管乐团演出,可能是警察部队乐队之类的吧,台下观众也不多,而且可能有一大片都是家属。吹奏起来倒是挺有气氛的,而且选的曲目也很是通俗,什么电影的主题曲我硬是想不起来,这种时候多么想念fanfan啊。之后本来只是想进去那钟楼稍为看看,结果又碰上里面有演奏会,又坐起来看看热闹。镜头一直在给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用很奇怪的技巧弹奏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乐器。等我们离开钟楼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原来那乐器正是这钟楼的钟,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乐器,顿感荣幸起来。

晚上在酒吧看了一下比甲,又想起了当年那只比乙最佳射手。哎还是别提了,早点洗洗睡吧,准备下一站,阿姆斯特丹。

德国边境小城亚琛

虽说我这趟到过德国,不过却几乎没有在德国旅游,因为去德国的主要目的是看望在RWTH的老朋友们,只在亚琛极短暂地停留。亚琛是德国最西的城市,tree他们说夸张点都经常跑去荷兰买菜了。总的来说就是一座边境小城,是个很宜居的城市,作为大学城真是太适合了。

从杜塞尔多夫入境,问了一阵才找到可以去亚琛的火车,那火车票售卖机还真是不人因,功能太多了。见到tree,也变化不大,就是变猥琐和重口味了而已。RWTH的宿舍真是不错,据说是亚琛最高的建筑(当然其实还是没多高),从窗外看出去真是心旷神宜啊。

之后陆续见到爷爷温姐培钒和tree嫂们,这些导游们七嘴八舌要带我游亚琛。我原本还以为亚琛不会有什么像样的景点的,结果亚琛的大教堂居然是德国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据爷爷说亚琛在查理曼大帝时期是欧洲的中心。不过爷爷在导游讲解过程中被多翻吐槽,黑导颜面扫地,准确性有待商榷,左耳入右耳出好了,哈哈。

在某个景点拍合照的时候有个热情的德国小伙看不过眼,主动过来说要给我们拿相机。令我失望的是tree跟德国人说话居然是说英语的,还以为会像fox一样叽哩咕噜一堆我不懂的呢,太让人失望了吧!

之后的行程也没什么了,吃了个百年老号的雪糕,看了一下建到一半地盘下沉的怪医院,还跑去超市格了一下价,德国的物价果然要比其他欧洲国家低不少啊。可惜没有去到亚琛工大的教室看,不然据说就体验到了RWTH生活的全部了。

晚上大伙亲自下厨,久违的中餐啊!tree温姐和培钒手艺都很不错,只会傻瓜炒菜的我就乖乖等吃好了。饭后搓麻将,都是久违的活动了,跟老朋友们一起感觉真好。

巴塞印象:地中海和高迪

总的来说,巴塞罗那比马德里有更多的旅游资源,分配一天给马德里而两天给巴塞罗那是合理的。同样是西班牙城市,多出来的元素主要有两样:一是地中海,一是高迪。

说起地中海,首先要说的是这里的地中海气候。要吸取教训,夏天实在不是跑来地中海的好时机,白天太阳晒起来的时候感觉比广东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能因为我在广东也很少会在大白天跑到街上,都是躲在屋里叹空调了。巴塞罗那的景点分布得比马德里要分散一点,景点之间靠走相当远,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这种天气下走这么长可是会出事的。我是买了巴塞的官方观光巴士两日票,相当贵,27欧元,比在网上看攻略的价格高出不少,不知道是因为资料比较旧了还是因为旺季升价了。而即使是靠着巴士,在大白天坐在上面还是晒得人头昏脑涨,不知道那些在上层特享受阳光的老外们是什么构造的,我还是跑到下层去吹空调好了。

说起观光巴士,用过之后觉得性价比不是很高。我原以为观光巴士会有各种语言的资料发,于是连功课都没怎么做,结果发现原来不是发书面的资料,而是在巴士上有音频可以选自己想要的语言来听介绍。这种介绍当然不可能完全同步了,经常会发现“左边请看”的时候不知道该看什么的情况,而且负责读资料的人估计也就是随便拉来一留学生,读得不是特别顺。巴士的路线是完全单向的,如果一个景点错过了的话就得再跑一圈才行,跑一圈可是要两个小时啊,一天可没多少个一圈。我这两天就是在懒散的欧洲人还没起床的时候,趁天气比较凉快先在楼上坐着听资料游览一圈,然后下午天气热起来了挑有兴趣的景点一个一个地去。傍晚的时候天凉下来了坐着跑跑也是很爽。不过总的来说,如果时间比较紧,可能市内公共交通通票会是更好的选择,多坐坐地铁吧,虽然地底下可是蒸得更热的。

说了半天热,地中海也是有好处的,起码可以看看海,无论在哪里,有海总是让人很心旷神怡的。尤其是看着深浅两种不同颜色的港区感觉真不错,天不热的时候坐着观光巴士吹海风也超爽。

巴塞旅游最大的卖点估计是高迪了吧。在芬兰的时候是整天都听到这座楼是altor设计的,在巴塞就换成了几乎全部都是高迪的作品了,而且还动不动就是进世界文化遗产的。最NB的无疑是圣家堂,那是真NB啊,可能是全世界最NB的工地了吧。明明还是一个工地而已,能让世界人民乖乖掏钱进场去添砖加瓦,建了一百多年还只能说预计可能会在2030年左右完工的东西。高迪说,我的客户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上帝他拥有世界全部的时间。这玩意还真是有点愚公移山的味道,他明知道自己有生之年都搞不完了,反正还有徒弟继续,徒弟挂了还有徒孙,现在要是不干了估计巴塞人民世界人民都不答应啊。

跟圣家堂相比其他的高迪作品我个人就不是很有感觉了,怪模怪样的现代风,动不动就是世界遗产,其实最NB的东西不需要梦遗照样被人们顶天膜拜。说起来在巴塞罗那,有名有姓的景点大多都是现代主义的,哥特的好像都不受待见,不过反正这些也拼不过罗马巴黎,扬长避短主打高迪和毕加索也是很聪明的做法。

其他的著名景点多少也游了一下。这回住的hostel很神奇,连招牌也没有,我按着地址找才算找到了它的办公室,然后房间居然要带到另一座楼去,不过地点倒是很黄金不错;消费品物价水平又低了一些,感觉跟日本持平甚至略低了,总算舍得花钱了;rambla大街到处都是行为艺术和极为同质化的纪念品店;哥特区的建筑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各种商业街应该可以让女士们抓狂,我倒是兴趣一般,不过本土的zara确实比中国和日本都要便宜不少;毕加索的东西我是没怎么遇到过,博物馆倒是有,不过我反正是看不懂的,跳过;地方特色食物,传说中的海鲜饭,没有时间吃,也不太有兴致,一个人吃什么都差不多,就吃快餐解决算了,不过麦记卖雪顶咖啡我倒是第一次见,只要1欧我很喜欢;没有看着弗拉明戈舞也是个遗憾,不过到晚上整个人都萎了,看不看都没感觉了;camp nou很小气,收门票比伯纳乌贵还不止,周围一圈不是铁栏就是警卫,连绕场一周都做不到,虽说是号称欧洲最大的十万人球场,本年度最强的三冠王,也不是这样的吧,我就不交钱进去看那座拱手让给巴萨的大耳朵杯了。说起巴萨,原来这是指Barca的音译,是特指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而不是一般说的Barcelona

总结,巴塞罗那融合了众多元素,有古典,有现代,有文化,有商业,有人文,有自然,是个很适合旅游的地方,有机会的话应该多待几天充分享受。明天飞德国,终于又可以说上中文了,哈哈。

马德里是白色的

到达马德里的第一个感觉是:热!晚上八点仍像大蒸笼一样,看来我从北欧一直走到南欧温差至少有十度。在芬兰的时候走路总喜欢追着太阳,感觉很温暖;到了马德里这样可不行,一直都躲在阴地里走,如果巴塞罗那还是这样的天气真的要考虑多增加室内项目才行。地中海气候,天上真是一片云都没有,而且绝对温度也很高,湿度感觉也不低,水灌了一瓶又一瓶。

说到灌水,马德里的街头很多名叫supermarket的士多,清一色全是华人开的,跑进去正想问价发现看的电视说的都是普通话,于是改用中文问价。其实如果可能我倒不是很想用中文问,因为总听说在国外的中国人喜欢坑中国人,这些不标价的东西会不会一下子对中国人开一个特别高的价也不晓得。不过试了一两次感觉价格还好,应该没有坑我吧。感觉这边物价比巴黎又稍低了一点,听说德国那边是西欧最低,这样我就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下适应物价了,很爽。

后悔没有在机场的旅客中心要地图,以为hostel会有,结果hostel只有一张自己复印的简易地图和地铁路线卡,虽然后来确实也起了主要作用。一直想去旅客中心要地图的结果在mayor广场的中心要九点半才开,像我这么早睡早起的旅客不可能在那里等到它开门要张地图和景点介绍啊,只好直接用简易地图出发乱逛了。之前大概在网上看过些资料,知道最有名最应该去到此一游的景点是哪些,不过没有介绍感觉还是差很远,尤其是马德里也算是个历史悠久的城市,有很多地方就算不是很有名其实也都很具特色。小景点我在这就不多谈了,我记得的事都写在相册了。后来总算是进到旅客中心了,资料倒是没拿着什么有用的,太晚了,不过有公共机器上网倒是挺意外的,而且居然可以正确显示中日文。

上午主要的景点是西班牙王宫。白色的王宫很是气派,而且我很惊讶于里面好多中国特色的东西,瓷器壁画什么的。里面不准拍照,有很多警卫在到处巡逻,感觉在马德里的警卫呀警察呀比起我之前待过的地方多了很多,果然这边的治安要差不少啊。出来的时候王宫的门卫还找我聊了几句,我说是中国来的就开始猛说“你好谢谢对不起不用谢”,笑死我了。

中午去找到巴塞罗那的车票,没想到是这么难买的。本来想坐夜行巴士,便宜,结果居然都卖光了。然后又辛辛苦苦赶去火车站买,排了好久的队,一问,夜行火车不用排这条队的……然后买火车票,没有卧铺了,只得坐过去,而且比夜行巴士要贵近一倍,感觉好冤。

下午去伯纳乌,或者说班拿贝球场。对于球迷来说,说到马德里,我想没有别的景点比这个更有名更令人兴奋了吧。15欧元的入场门票是在欧洲到现在为止我看过最贵的了,要知道卢浮宫也不到10欧啊,皇马真是会抢钱,不过考虑到估计我一辈子也不会进这球场看球,而且是如此有名的一个球场,就当长长见识好了。行程包括看台荣誉室场边和更衣室等等标准项目,虽然不能踩草地,不过可以坐坐皇马的替补席也挺有意思。荣誉室里最重要的当然是9座欧洲冠军杯了,什么时候曼联能追上这个啊,一开始的那5个太犯规了……

其他景点印象都不太深,教堂什么的从巴黎过来再看就觉得小儿科了。另外很奇怪的是马德里居然到处都在整装,我对那个全国公路0公里起点还挺有兴趣的,居然整个太阳门广场封起来装了。你们不是只是在申奥而已么?又不是申成功了要装啊。像这种欧洲发达国家的城市还这么大兴土木我觉得挺奇怪的。

另外西班牙人的英语真是不敢恭维呀,几乎都不会说,连在火车站咨询服务的人都不会说,对着我叽叽咕咕说一大堆听不懂的,一个人又聋又哑在这边旅行实在很不方便。在巴黎的时候都是fox在说法语,按他说的话法国人的英语也是这水平。在芬兰我几乎完全不觉得去了一个母语不是英语的国家,随便去什么地方的人说的英语都很流利,去快餐店可以让店员把菜单整个翻译出来的。看来果然是小国人的英语才有环境学好,大国国内市场足够大不一定需要英语好的。我们国家这么大这么多人其实实在是没有必要逼所有学生都这么学英语法的,唉。

上了夜行火车去巴塞,虽然还是坐的倒是确实比巴士要舒服不少。再这么又盲又哑法确实很郁闷,还要再过两天才能跟人说话啊……

都说喝巴黎的水会掉头发

降落在戴高乐机场,很快就找到fox了,感觉没什么变化,最大的变化是法语说得perapera的。到巴黎的第一个印象是地铁有点旧,而且地铁开得巨彪悍,说开就开,说停就停,车没停稳就开门,在日本真是不开想象。先去酒店check-in,地点在巴黎的CBD,不过性价比倒是很高。

foxLP扔在卢浮宫里,伊把传说中的吉祥三宝和法国各种抢回来的国宝们看得都七七八八了,于是去会合以后我们就直接离开到下一个目的地。我也许会是跑到卢浮宫门口都没看到吉祥三宝的不多的人吧?不过反正我一俗人也是看不懂滴。

下一站是圣母院,第一次看到有规模的大教堂,挺震撼的,看完之后那个赫尔辛基“大”教堂真是不用看了。而且我们碰上了法国的公众假期圣母升天节,圣母院有很隆重的仪式,全场都在唱圣歌念圣经,我这个不信教的人在里面感觉真是连拍个照都很破坏气氛。

吃完快餐转战凯旋门和香街,居然又碰上了仪式,今天到底是什么节日啊,莫非还是纪念815日本投降二战终战?反正似乎是献花仪式,不过法国人搞这个似乎散漫多了,不论是家属老兵还是新兵,一个个都带着相机咔嚓咔嚓的。仪式上出现了美国国旗,我们还大概能理解;谁知之后又发现了意大利旗,这都不是一拨的,算咋回事啊?

香街就是一旗舰店总汇,各种品牌的旗舰店云集,而且很必然地碰上了在LV门前找人借护照买LV的中国代理人,感觉中国人现在在海外长得就像水鱼啊。香街之后是谐和广场,这巴黎里随便一个地方长得都像文物,建筑都很华丽,沿途我经常指着“这个是啥那个是啥”的让fox很无语。谐和广场正中是一个从埃及弄过来的文物,一堆埃及字母,一开始还以为只是普通的碑而已,后来听说居然是N千年前的真迹。广场后第一天行程基本完成,跑回香街吃快餐,回家洗洗睡。

第二天第一件事是要找超市,因为法国星期天所有店基本都是不开的。据说是为了不让礼拜天不能干活的教徒们觉得不公平,于是星期天都不准干活,只有少数卖吃的例外。格了一下价,感觉巴黎的食物也还是比东京贵,fox说欧洲都差不多,那这么说东京的食物其实还算便宜的了。

买到吃喝的东西就奔赴埃菲尔铁塔。感觉确实比东京铁塔宏伟,虽然实际上没有后者高,可能是周围的景观烘托作用。然后去了荣军院和拿破仑墓,边走边歇。这一天行程进展慢多了,走到一个地方就坐上半天,饮饱食足再出发。由于太阳实在太晒,本决定去圣心教堂登高望远的计划改为去先贤祠,那可是在地底下的名人墓园。进入以后意外发现原来傅科摆在这里,对我来说这比很多艺术品都有名啊。先贤祠里喊得出名字的人不多,而且大多都是搞人文科学的,法国那帮大数学家的定律和单位名称很少进去,人文的我可不太熟悉。

然后去的是卢森堡公园,当然这个卢森堡不是一个国家,巴黎里面的地名好多其他地方名其他人名,罗马阿根廷罗斯福什么的。fox的学校就在这一区,顺便去卢森堡公园纳纳凉,法国的参议院在里面。饭前最后一个景点是巴士底,当然现在那个狱肯定不在了,因为被人攻陷了嘛。现在只有一根柱子立在那里,不过不是圆明园性质的,只是立一个纪念碑在那里而已。

之后跑去巴黎有名的牡蛎店吃牡蛎吃到饱,星期天晚上可以随便续,不过这个量也是相当多的,其实我也只续了一次而已,感觉还不错,不算特别贵,起码比饮酒会超值。晚饭后上圣心教堂看巴黎全景,现在巴黎也是九点多才见黑,去看的夜景。不过巴黎夜景感觉有点失望,没什么灯光啊。

第三天去看国家音乐学院,原来是一个歌剧院,里面很值得一看,毕竟是我们的文化里没有的东西。金碧辉煌,挺华丽的。在歌剧院门口碰到很神奇的人,是一对住在巴西的韩国人夫妇说着挺流利的中文过来装问路搭讪然后给我们发中文的宣传资料传教的……

之后就跟fox们分别了,时间太准一赶到现场车就准备开了,匆忙道别之下居然忘了给fox我这三天的花费……到了机场,ryanair的专用机场果然很小,而且我还是第一次没有专用通道直接从陆地上走上飞机啊……

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

重返赫尔辛基

火车票完全没有英语,终于是找错座位,被座位的原主轰走了。坐火车三个多小时,没事可干,电脑也不敢使怕去了hostel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一样连个电源都没有,只好睡觉。
回到赫尔辛基,发现倒也并不是像我印象中的那样一天之内全都熟悉了,再逛逛还是有地方没去过的。先去hostel,同样价钱,Hostel Academica比Hostel Satakuntatalo强大无数倍,推荐想去赫尔辛基的驴客们去这家,好歹一房只有三人还有厕所晾衣电源什么的啊,上回那边真是连宿舍都不如。
然后去看了看赫尔辛基剩下没去的景点,也没几个了。纪念那谁音乐家的塑像果然普通,倒是去体育场看见女足在训练挺有意思的。办过奥运的赫尔辛基体育场没进去,不过考虑到我在北京待了四年也没正式去过鸟巢,这倒也是很合理的……

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正式结课

昨天游船真是超值,一人5欧包了一架游艇,拉大队上无人岛BBQ桑拿看海景。船程近两个小时,难怪活动要从6点到12点了。被困在海上没有办法,只好跟老外们多交流聊天打发时间,既碰到大呼I'm now a big fan of China!的罗刹国妞,又碰到说“现在中国人去日本留学没有问题吗?”的波兰小伙,乱七八糟聊各种天。岛上的环境不错,是很好的体验,无法形容,有兴趣请参看相册。回程的时候大家都不吹海风了,冷得不行,转战船舱里,跟两个中国人聊起。其中一位在芬兰读博士的倒是介绍了不少芬兰有趣的情况给我听,比如这里明明悠闲得要紧却还是世界有数的高自杀率国家之一,原因是冬天的时候整天看不到太阳;比如说这里的物价高得这么离谱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超高的税率,那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所必须的……
今早本应是最后的测验,可是教授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最后一点时间拼着命地赶进度。在课间等到考试的时间,大家完全没有考试的压迫感,纷纷开始了合照留念,我当然也不能放过难得跟东欧美女合影的机会。可是看到考卷——完全不是想象中简单啊,甚至有点比作业还难的感觉,教授你这summer school也太较真了吧……
下午火车去赫尔辛基,明天飞巴黎。那谁是不是要开始诅咒我了?

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在Jyvaskyla的最后一个下午

课程转入第二周,日子竟过得充实和规律起来。
早上五点多起床,天亮得不像话,吃饭回学校。7点半教堂楼才肯开门,电子锁,于是7点半之前就在楼外的休闲椅上偷WIFI信号上网。然后一上午都上课,老师越讲越快,已经听不进去了,双手在盲目地敲着键盘。
中午在无敌湖景食堂吃完,歇歇,写作业。作业天天有,还越来越难写,好久没有想道数学题想一两个小时了,直恶心。写完就差不多到晚饭时间了,稍为逛逛湖边,晒晒太阳,就找晚饭吃,食堂不管。可选项有快餐店、小食店和超市DIY,不过其实结果都是汉堡pizza和面包……
晚上可以参加各种社交活动。星期一是开幕礼,之前说过了。星期二是城市导游,本来还有个划艇挺期待的,无奈手破了无法参加。城市导游也挺失望,导游的阿姨英语不算流利,而且参观的地方我基本都去过好多遍了,毕竟就这么一个小城。故事来来去去都是Aalto,这是小城的骄傲,但是几乎城里所有景点都有他的影子也太无聊了吧。
星期三是芬兰语介绍。太乱了什么也记不住……就知道芬兰语长得一点也不北欧,跟爱莎尼亚语是近亲,跟其他斯堪的纳维亚语言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似乎系统比较简单,没有什么性别冠词那些麻烦事。不过反正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学这门语言吧。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既然他们两百年前一直是瑞典的地方,一百年前又是俄罗斯的地方,那芬兰语是怎么发展出来的呢?当时就当是方言算了么?对了说起这个,又是一个难得的小城Jyvaskyla的骄傲,第一所培养芬兰语教师的学校是1863年在这里建立的,在这以前芬兰语在芬兰都没有人在正经学……
星期四是游船,好像会搞很久,6点到12点。当然,还未参加,如果有感想我会补记。

2009年8月11日星期二

Opening Ceremony

听说有开幕礼这东西时犹豫一阵要不要去,因为开幕礼在我的脑海里总是与领导、冗长、静坐、沉闷、无聊等词汇联系在一起。后来问了一下别人,居然没有人说想翘的,好吧跑大队去吧。
晚饭时间,饿了,居然没有人想去吃饭。问之,答,想留肚去Opening Ceremony吃。嗯?那还有东西吃啊?可能有吧。感觉不靠谱啊,我饿,先吃个汉堡好了。
去到果然跟我所想象的完全不同啊。在一个博物馆举行,进场一个女强人样的人迎接我们一个个握手,不知道是谁,不过像这种小市镇的活动,搞不好就是市长亲自出马了……然后还一人一杯香槟地一副宴会的样子,幸好不是要什么正装出席。当然如他人所料是有东西吃的,还有几个家伙在唱美声,客人们就三五成群到处攀谈了。我是不太适应这种场合啦,不过也要慢慢习惯吧,跟一起坐火车过来的几个老外聊了一阵,找到一个在德国上博士也过来上课的校友聊了聊,后来又被一个极扯淡的berkeley物理教授盯上了,此君在东工大和清华都待过,算是有些话题吧,不过这喝醉酒的教授扯起淡来可真是没边。不过整晚跟我聊天的人头一句都是"What happened to you?",看来大家都对曾爷纯爷们铁血真汗子的伤痕很有兴趣嘛。

2009年8月9日星期日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脓

当我以为倒霉的一天终于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坐车回Jyvaskyla没有坐错了,在车场找自行车也没有失踪。然后我骑车回去的时候,居然就超级久违地在下坡拐弯的时候刹不住车,滑倒了,整个人一个五体投地。

爬起身一看——当然是看不清的,把变了形的眼镜弄了弄,居然没有碎掉。全身多处擦伤,两只熊掌掌心都擦黑了,是灰尘进去了吗?

单车自然也不会完好,不过好像掉链了和坐垫歪了以外,还能骑。推了一段路去找洗手间,最近的洗手间在某个酒店里面,别的设施星期六都不开了。擦了擦发现脸上也有血,我想我也是很久没有这么体验生活了。仔细一想,也就是漫画里面第二格脸上多了个十字胶布而已的搞笑场面,也没什么啦。

简单清洗完又推了一段车去找修车师傅,没人。死马当活马医,钻研了一阵,头一次把车链自己弄回去了。光用指功骑车回宿舍,真不容易。沿途找了N家超市,全部都周六关门,想求助那位未见过面的室友又没人在。忘了带止血贴真是个大败笔,毕竟在T大四年以及一向经验,我受这种伤的机会真是少之有少,止血贴全都是白带的。

回到宿舍洗了半天——洗完以后感觉伤得不算很重。这次学费交得不算贵,也就一件衣服擦废了,一点轻伤。以后骑车还是要加倍小心,毕竟久疏战阵了。

一直东西能贴住伤口,半夜里有点疼。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脓,一直流脓水,好恶心……后来干脆醒来了,都不困,居然看了通宵的电子书。星期天一直等到十二点,超市终于开门可以买止血贴了,你们芬兰人太懒了!

2009年8月8日星期六

没有计划的旅程

游记之前做个广告,有无人,比如虫田当劳队长或者夏老,知道最短路问题的一些古怪应用?就是看起来不像是路径距离的应用。我目前想到的一个是输入法选字的问题,不过还要一个,知道的人记得告诉我。说起输入法,有一次一个乌克兰人很好奇地问我是怎么输入中文的,还说我还以为你们可能会有几万个键的键盘呢……囧……

-----------------正文游记分割线----------------

星期五波澜不惊。最大的不同是今天终于有单车可骑了,不过却发现骑车没有我想象中的轻松。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骑的关系,骑得很不舒服,也许是骑不惯那山地车吧,座垫巨硬,这时真痛恨我的屁股不够肥厚……不过这地方不骑山地车不行,上下坡巨多,我一想到我辛辛苦苦用生物能转成的重力势能瞬间就变成动能然后再通过刹车发生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变化全部不见了,就无心享受俯冲而下的速度感了。

下午没什么事做,于是想找些事做。但是一看见湖边那些悠闲地散步健身轮滑骑车的人们,那些随便找个大太阳的草地就晒上半天的人们,就觉得无事找事做实在等同于自寻烦恼,没事做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啊。于是忍着菊花的花瓣的疼痛,沿湖骑车,钻进树林,晒太阳,周围闲逛。寄了好多明信片,邮局的阿姨向我硬销他们芬兰的英雄KIMI的邮票,挺有特色的。在Hesburger吃个快餐,发现他们连上快餐都可以很悠闲很慢动作。还有,饭量(严格来说他们的不是“饭”量)普遍比我们要大,什么东西端上来就好像加大的一样。

---------周末于是一直待到好不容易看见的天黑才睡觉的变更线---------

周末没有安排,原来打算参加学校组织的划艇,可是报名太迟没有机会了,但又峰回路转说下周二可以继续。不过你们真是过份啊,随便约个时间就是晚上8点到10点什么的。突然听说不远处又有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好,有去处了。

跑去Jyvaskyla的旅游问询处问什么时候有火车去Petajavesi,居然回答说:“嗯?有火车去吗?”“有啊,我在VR的网站查过的啊!”“哦~我查查……哗,还真有!”我囧了。

上火车,很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应该不算座位的吧。然后过了半个小时,到了一个看起来极荒的地方停下来了。莫非到了?我周围望了望,不太像啊,是个货车站吧。继续坐。又过了一阵,没有再停了,奇怪,应该是半个钟头左右的车而已啊。到下个站看见站台名,啊!果然坐过了……赶紧下车。

不知道怎么办。看了一下时刻表,过一个钟头有车回去,就这样吧……这里是哪里啊……完全不知道……周围看了一下教堂什么的,果然芬兰到处差不多,人都极悠闲,感觉都差不多。又去旅游问询处问了些事情,阿姨不会说英语,到了这种小镇看来英语也不通了呢。走了几步又看见有湖了,湖景又是极美,不愧是千湖之国。其实也说不上有多美,明信片什么的大家都看到过,不外如是,难得的是天天去看都像明信片一样美。要是我也能住在这种环境,估计我就不天天待在屋里上网了,哈。

那个小镇的火车站小得连售票处都没有的,上了车才能买票。往回坐了半个钟,总算来到另一个没有售票处的小站了,在这边的世界文化遗产都不怎么值钱啊,不像国内的景点一个个都梦遗。在一家小店吃pizza当午饭,小镇的物价果然低呀!5.5欧一个pizza吃得我撑死了!我再次发现我的价值观在严重扭曲中……

世界文化遗产的老教堂不算好找,也不算难找,好歹是找到了。入场票7欧,学生票3欧,ISIC头一次发挥作用。看了不到20分钟就要清场了,说如果想的可以等到一阵再进来,现在要做洗礼。于是只好在教堂外面转转,不过既然是教堂,其实外面全都是坟墓……不能在里面看,听听里面传出来的圣歌也是新体验,休闲,休闲。

2009年8月6日星期四

三顾茅庐租单车

三点钟被太阳晒醒,无错,是三点钟。睡了一阵懒觉,一阵其实是三个小时,睡眠质量不高,还是有点累。芬兰的早餐我已经吃厌了,尤其是他们的面包又硬又干实在没胃口啊……
仍然没有单车,反正有时间,步行回学校,认识路了以后,原来只要40分钟。不过继续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今天还是租不到单车就烦了。
到服务台登记社交活动的项目,果然看着有点意思的都人满为患了,谁让我手脚慢呢,只好进waiting list。然后是上课,速度有点加快,再者,平时都觉得onenote暴好用,可是用onenote做数学类的笔记果然是不太行的……
下午再去找苏丹黑大哥租单车。这回是有了,一试,过于山地竞速,很不舒服,不太会踩。有无人能告诉我山地车的设计比国内最常见的主妇单车有什么优点?
于是黑大哥说,你四五点过来吧,会有另一辆。于是很久违地用纸笔写完作业,四点半过去。还在修,你再过半个钟头吧。于是在周围又闲逛了半个钟头。太阳实在是晒啊,而且由于太阳高度很低的关系,经常是正正地被晒着,所以在这边戴太阳眼镜真是一点都不装13。又去问,等了一阵,终于有了。25欧元租一个星期,要是在国内都能买到不错的了,没办法,物价就是贵啊。我问了一句黑大哥,要是8天怎么算,黑大哥豪爽地说,没问题!多一两天随便!
最后,还是不知道今晚的晚饭怎么解决……

Johnny walker, keep walking

房间里没有冷气,不过芬兰现在挺凉爽的,尤其是夜里,虽然夜很短。一觉终于睡死了,很好,六点钟被晒醒,九点上课,起床吧,学校在哪里都不知道呢……

去找那个据说可以免费上网的地方,里面一派吃早餐buffet的样子,不过总算找到了两台公用电脑。然后又很饿,大摇大摆地吃起了buffet——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我能不能吃的,就这样吧……这里的buffet菜单跟hostel那里一毛一样,面包、培根肉、芝士、玉米片、酸奶,我真怀疑这里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吃早餐的。说起酸奶,这是目前为止我唯一发现的一种比日本便宜的食品,这几天尽量喝酸奶吧。

在资料上也没看见怎样去学校,只有一张地图,还是走过去吧,总比坐错车下错站不知道在哪里了好。拿着地图也不好找,开始时是沿着骑车人多的方向走,过了一阵幸好发现前方有一个似乎也是走路回学校的家伙,尾行之。竟然还看见这位仁兄中途停下来给过马路的盲人指路,敢问你是雷锋托世么?……

走了快一个钟头,天天这样的话生活实在太健康了。注册,拿资料,找课室。进去发现唯一的亚裔,问之,果然是东工大过来的日本人,勉强算是找了个伴。讲课的教授是个波兰欧巴桑,现在是美国人了,所幸口音不重,顺利上完一上午。

中午跟东工大过来的三人会合吃饭。学校的食堂实在不配用食堂二字——环境太好了,正对着一湖,蓝天碧水,全落地玻璃,一大片晒得体无完肤,那就是北欧人最爱的日光浴。而且以学生价吃了一顿还算丰富的,居然只要3.5欧。天啊!我的价值观已经扭曲到3.5欧就说“居然”“只要”了!

另外两个日本人下午才上课,上午去租单车了,于是我跟另一个日本人下午也一起跑去租单车的地方。那里的黑大哥说这两天有好多学生跑来租,租没了,明天再来看看吧,只要空手而回了。临走时黑大哥说了一句:你们哪来的?台湾?——我囧,你猜亚裔的第一个选择,不是中国,不是日本,居然是台湾啊,莫非是小马哥的邦交国……

没租成单车,于是下午的安排突然变得很无聊。去城中心逛了一下——当然两个男人是没什么好逛的,是去看看有无其它的单车以及我要找电源插头的变换器。其它租单车的居然都贵一倍以上,本来租一周25欧我已经觉得挺贵了,放弃;插头倒是找到了,不然我都不知道电池耗尽后怎么办。

之后无所事事,又回学校了,因为学校能找到WIFI信号,居然有什么密码都没有的guest网络。终于有机会上得到网了!而且是有中文的啊!玩了一阵没电了,于是跑到湖边学着人家晒太阳,嗯,感觉真健康,但好像不那么舒服……

看了一阵湖景改去找学校的机房上网。机房还分了好几个,亚洲/欧洲/拉丁什么的,正迷惑。用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是电脑的语言选项和输入法的问题,我在亚洲的装了一大堆中日韩文的输入法,而且方块字显示也很正常。上了一阵网发现专门跑来芬兰宅实在太傻了,于是又走去晒太阳……

晚饭没有食堂,一问之下发现居然是什么餐厅也没有,大家都是回家煮的。再走一个小时回去,路经超市随便买点酸奶面包充饥,找个路边的椅子一坐就解决了,感觉也挺新鲜的。

赫尔辛基

飞机晚了差不多一个钟才起飞,却准点到了。FINNAIR的机上娱乐挺不错的啊,电影点播,我看了一套粤语版游龙戏凤,Chandler有份做的17again,怪兽公司,甚至还有康熙来了……好久没有连续这么看电影了,不过多亏这样飞机上的十个钟很快就捱过去了,还把IPHONE的耳机搞坏了,当然根本原因似乎是使用习惯不好积劳成疾的。

到了一看,赫尔辛基的机场好小好普通啊!坐上了从机场到市中心火车站的巴士,还是很普通。天气变化很大,突然晒得不戴墨镜就目眩,突然又开始下起雨来。比较有特色的一点,大白天所有的车都开着车头大灯。

找了很久才找到hostel,没有把所有地图都印出来是个严重错误。那间hostel的招牌确实也不好找,赫尔辛基的街道乱七八糟的也是一个问题,而且在大街上居然没有任何一张地图样子的东西,在日本可是每个车站必有的啊。

hostel里也就那样了,跟预想一致。不爽的是所谓的全场WIFI连接原来是需要交钱的,排队等公用机上网算了。公用机不但不能打中文,连显示也不行……想写个邮件给老妈报平安,真写起来发现不懂英文甚至连拼音也不懂的老妈完全没办法沟通,于是写了两只大字:OK!另外发现老外们到公用电脑上的第一件事几乎都是非死不可,改叫非上不可吧。

Check-in完又出去逛,完全无目的,因为赫尔辛基我连功课都没做,看见有什么有趣的样子就过去拍两张。最深刻的印象是他们夏天真的是不需要什么夜生活的,因为根本就没多少夜晚可言,八点钟依然艳阳高照,九点钟多才有天黑的迹象。之前跟课程的志愿者联系时说坐8点钟的火车出发,我还在想怎么会约得这么晚,一看原来八点钟根本就是我们四点的感觉而已啊!

一晚都没睡好,当然陌生的小床也不舒服,也有可能是时差的原因,睡觉的时间本应是一天刚起床的时间,还有是当我太累的时候通常也是睡不好的,可能是太累通常也就代表着太兴奋。

睡不着的时候去做了点旅游的资料收集,可能明天能写出个比较像点游记的东西。不过最近的游记其实都是直接写在picasa的照片上,国内又访问不了picasa,哎……


-----------东三区时日期变更线------------


赫尔辛基让游客玩的部分真是不大,我有兴趣的地方连买个一日车票的必要都没有,直接用脚就走完了,而且是上午之内,搞得下午只好加入了本来兴趣并不算大的海上要塞,花了6.5欧坐船过去看。不过这6.5欧花得也算值了,那时候正想上厕所,公厕居然要0.5,比凤凰贵了整整5倍啊!结果船上有厕所,可以吹吹海风,可以找个椅子放松一下,还可以看世界文化遗产。海上要塞倒是没什么好看,印象中去过的世界文化遗产基本上都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本来我好不容易习惯了日本的物价,用日元的时候觉得几百日元都是零钱了,过来这边又要重新适应。由于转成日元不好算,就挑简单的转成人民币吧,什么东西一乘十,不得了,好贵……说来我的确觉得这边的物价比东京还高,还说东京是世界物价最高的城市之一,可能是住房比北欧贵吧,吃的东西感觉这里轻松超过东京。不知道是不是这些都是面向游客的多的原因,不过超市我也去看过,还是很贵。

pizzahut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与志愿者集合的时间,七点到火车站。一集合才发现这个团队还真是彻底的国际化,没有任何两人是同一国籍的,乌克兰土耳其波兰巴基斯坦埃及……坐火车去Jyvaskyla,四十几欧,真贵……好像要三个小时才能到吧,不过还好借了个转接器后终于找到充电的地方,现在正在火车上码字。

抵达Jyvaskyla已是11点多,天总算是黑了。多国部队打的去到宿舍,办了一堆手续手住进去了。好像还有个roomie…1点多,我什么都不管了,洗个澡倒下就睡。

2009年8月2日星期日

明天出发

找房子的事情有点烦,今天又去看了一家,不是特别满意,尤其是洗澡要一次200也太不能尽兴了吧。不过明天开始就没办法烦这个了,回来再算吧。
跟清华的师兄们吃火锅送别,尤其是交换项目的,我回来以后都已经回国了,很有点人去楼空物是人非的凄凉。
本来今天很凑巧地把所有硬币用了个清光,不过吃火锅AA的时候硬币又回来了,还有师兄给了我一大堆硬币换走了张欧元的小钞。感觉也不坏,就当是留念吧。

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日本铁道准时性发展简史

本文的主要参考资料是日语的,总结写成英语的作业报告,又二次翻译成中文,也懒得再去看原参考资料了,就这样吧……

---------------------------------------------------------------------------------

对于第一次到日本的外人来说,日本铁道——他们通常叫电车,虽然我还不十分肯定两个用词之间的包含关系——是准时得吓人的。比如说,你在网上查到的换乘案内会告诉你,从这条线换到另一条线的中转时间只有一分钟:只要它写着可以换,通常你都是可以换得到的,即使只有一分钟。在欧洲或者北美,对于铁道迟到的定义通常都是10至15分钟,更别说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了;而在日本,电车迟到5分钟可是个大新闻,可以抢占很大片新闻版面了。电车就是应该这样准时的,这是整个日本社会的共识。很自然,我们会问:这个共识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呢?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日本人并不是天生就准时的。19世纪日本还没开始或者刚刚开始不久现代化进程的时候,日本人是没有准不准时这个观念的——因为根本就没有精确的时间系统。事实上,日本铁道不光是日本准时文化的典型代表,它本身从诞生开始就是塑造这种准时文化的主要因素之一。铁路要正常运作,防止相撞,需要有时刻表,需要有现代意义的时间概念——很难想象列车长可以用日昝来开车。但是,日本的第一条铁路在1872年通车,这甚至早于日本引入阳历的时间1873年。当时日本的铁路只好用他们自己制定的时间系统来设计列车时刻表,然后把这个时间系统想办法让没有时间观念的公众知道,比如在火车站每到“准点”的时候敲几下大钟之类。乘客在最后大概五分钟左右就不允许进站了——这对很多日本人来说,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有“迟到”这件事的。铁道公司视按时刻表运作为铁道相对于其他交通工具的主要优点,广为宣传。经典的例子是有一次为了维护时刻表,铁道公司拒绝了军方的征用。
日本铁道的“标准时间”与全日本的“标准时间”是一起形成的。1879年,日本政府第一次颁布了一套标准时间系统,称之为“东京地方时”。不过事实上,没什么人理会这个标准时,因为根本没有需要。当时的日本只有三种机构是有可能迟到的:学校,工厂,以及我们在讲的铁道,这还是政府大力主张推广守时的现代观念的结果而已,绝大多数人是不太关注的。1884年,日本作为亚洲唯一的参与国,参加了国际子午线会议,同意采用国际标准时间,即现在在使用的东九区时,从1888年开始全国推行。不过在铁道系统内发生了一件我不知道原因的怪事,在1887年,日本的铁道系统颁布了一个全国性的文件,统一使用“东京地方时”作为他们的全国标准,而不是政府已经同意的东九区时。后面的故事我找不到具体资料,总之后来铁道系统当然亦跟随全国标准,用东九区时来统一标准了。
19世纪日本铁道早期的时候,它跟“准时”谈不上有任何关系。1890年的铁道规章上,明确载有当发生超过30分钟的迟到时应当采取怎样的措施来通知其他线路及应变——也就是说小于30分钟的迟到是相当正常的。对于列车员们来说,车会迟个10分20分,基本上是常识了。另外要提到的是,所谓不准时,还并不一定是迟到,那个时候日本的铁路,提早发车也是家常便饭。大概从1900年前后新世纪来临之际,铁道的不准时逐渐演变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铁道运输量和列车班次的密度在不断增加,并产生了一个以前铁路很稀疏的时候不用考虑的问题:换乘。乘客现在经常需要换乘了,一下不准时换不了下一班,乘客就苦不堪言。准时的需求显著增加,相应地公众对铁道系统不准时的舆论压力越来越大。
就从新世纪开始,日本的铁道系统开始了对准时性的追求。1893年他们就曾经规定列车长等重要职位的人必须要带表,不过这个规定效果不大。现在,铁道公司要求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必须带表,把准时作为企业文化推广开去。头头们不停地向员工强调,他们对迟到的容忍度已经今非昔比了,随便就迟20分钟已经成为过去,我们要控制在几分钟之内。他们发现,时间确实就是金钱。1906年,日本颁布了铁道国有化政策,长途铁道运输的资费显著降低,需求大为增长,列车不断提速。日本铁道第一次出现了同样距离却定价不同的车票——当然是快的更贵。时间就是金钱,那迟到就是掉钱了。
10年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虽然不是参战国,不过所受影响不小,日本经济受益高速增长。从1916年到1919年,日本铁道运输量差不多翻了一番。大约在1918年,铁道运力达到了极限,想提高运力却是有心无力。一个原因是掌握着技术的国家都在打仗,,没法买入设备技术;另一方面,是“小”日本使然——即使现在,日本的铁道公司都很难要得到土地来铺新轨开新线,甚至乎连新干线上的很多车站都是没有专门停车的轨的。没有资本投入,没有新设备,运力又到瓶颈了,10年代,日本的铁道系统四面楚歌。如何解决问题取得突破?没错,准时。
提速是最直接显著的提高运力的方法,一趟运不完就运两趟呗。但是要把列车本身的速度大幅提高是不现实的:你不可能用原有的车和轨,但把车开快一倍。除了把车开快一点以外,铁道提速的主要方法,就是减少停站时间。在日本,站与站之间的距离通常都是很短的。比如,要走三个站,可能一共有2分钟车是在走,但在两个站就各停了1分钟。如果每个站能从停1分钟减少到停10秒,再稍为提点速,全程4分钟的行程就能2分钟搞定:这就是当时日本铁道系统的发展思路。历史证明他们成功了,从10年代末到20年代初,日本铁道的运量在几乎没有增加新线路和列车的基础上,3年内翻了一番。相应地,乘客就要被迫习惯在那10秒钟内完成上下车了,这是对日本社会时间观念的又一次重大改变。
10年代,准时性的提高靠的不是新机器和新技术,而是光靠熟练的员工以及超负荷的工作。典型例子,当时有一个叫结城弘毅的国铁官员,由于对准时性提高作出了很大贡献,被行内的人称之为“驾驶之神”。他跟列车员一起,仔细考察了整条路上所有的标志性景观,确定到达每一个点的时刻,还制定了一些特殊的方法来量度当时日本铁道技术还测不好的速度和时间,成功地把一条习惯迟半个小时的线路变准时了。他的经验被推广到日本全国,大大提高了全国铁道系统的准时性。但是这土办法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从20年代开始,投资在铁道技术上的钱大幅增加,日本铁道的技术水平相应地大踏步前进。比如说,在1925年,日本全国的6千多辆列车曾经在一天之内全部换成了自动连接器,这一技术已经超过了其欧洲的前辈了。同时,日本铁道也从美国学来了科学管理(也就是现在叫做工业工程的这一套),搞起了时间分析和动作分析。总之,靠着技术革新和科学管理,日本铁道从30年代开始实现了全面的现代意义上的准时化。在30年代,速度被拔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山手线上曾经搞过一项提速运动,让列车员争取每一秒来让环线时间减少6分钟。
从那时开始直到现在,铁道准时性已经成为全日本社会的共识,一种常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铁道公司也把准时看作是核心竞争力的一部分。不过有时候过于追求准时也会产生反效果。比如说,由于一般都很准时,日本铁路的班次被安排得非常严密,任何一个环节发生延误,整个系统都会蝴蝶效应大受影响。要恢复成正常的时刻表更是困难重重。又比如,2005年在关西地区曾经发生过一宗严重的电车出轨,导致107人死亡,事后检查的原因怀疑是因为列车长为了追回迟到的时间而把车开到超过安全速度两倍,因为根据电车公司的规定,迟到是要罚车长钱的。公众舆论事后强烈谴责电车公司不应过分追求准时而给予员工太多压力,列车员们对准时的压力多少缓解了一些。无论如何,时至今日,日本铁道依然把准时视为己任,准时是整个日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9年7月29日星期三

送别QL

QL疼鞋是新加坡人,祖籍广东,据闻是新加坡国大某个糟糕学会的会长。经历很丰富,除了新加坡外还在香港和日本上过学,服过兵役,周游列国,去过亚洲大部份国家,玩过话剧,娱乐人生。最讨厌的是他还是我遇到的第二个所有语言都说得比我好的人——第一个是一个在UC某分校任职的一个文科老教授。也许是语言好所以容易跟人交往,又或者是性格外向所以语言好,总之QL疼鞋是少有地在东工大横跨三界都混得很熟的人——我说的不是天地人三界,是日本人、中国人和西方人三界。交换半年就要走了,有点可惜,一路顺风!
下午还去看过广告中的合租房,不过不失,其实尚算满意,就是房间有点太小,又要习惯睡榻榻米,而且前任什么都没留下,另外位置也没有想像中近,得走半个小时回学校。不过要在大冈山附近找房子又确实都很贵,也没办法要求太多。继续雷达中。

2009年7月28日星期二

等身大高达

一大早爬起来参加研究室集体活动还是第一次。因为要赶在10点开放前到现场,台场又相当远,要坐走海底的临海线才能到,相当早就出发了。
到了台场,周围全都是高达的广告和方向指示,看来近两个月专程来看高达的人肯定很多。


终于找到了!机器人和男人都是靠背影来说话的啊!


好不容易走到正面,可惜天气不好,背光。


这双眼的灯光有点诡异……


到开场的时间了,每小时一次的演出,有背景音乐,灯光稍为有些变化,喷喷水汽,也就这样了。居然看不到传说中很多的高达cosplayer,失望啊。哗哗,高达要动起来了!


仔细看!头偏到另一边了!


哗,出乎大家意料,居然还能向上!


大家一致认为这家伙是不可能动起手脚来的,那些太难保持平衡了……不能动不能骑,不过可以让我们从跨下走过近距离接触,也可以摸,反正不是什么需要长期保存的东西,下个月底就拆了……


这里是高达的菊花……


大脚丫。


顺便还去看了传说中的山寨自由女神像。


还坐了传说中的无人电车“百合海欧”,这个角度还能看见高达,不错。

看完等身大高达一行人说要去庆应大学旁边吃一个很有名的拉面。顺便聊起庆应跟早稻田的感觉(对话双方分别为我日,下同):
我:早稻田跟庆应,两者相比是什么印象?
日:都优秀,级别相同,不过感觉不太一样。
我:啥不一样?
日:早稻田的听起来就很欢乐,庆应的听起来很有型。
我:这是啥感觉……那东工大呢?
日:死脑筋,机器迷,御宅族,偏执狂,没人气~
我:那还真是可悲啊……
日:对,所以我们都不喜欢庆应的。

去到那家所谓很有名的拉面,看起来相当普通,很小,而且还在排长队,他们果然很喜欢排队!排队顺便又聊起收入问题:
我:日本高中生毕业跟大学生毕业收入差多少?
日:完全不同啊,高中起薪15万,大学生20万,硕士23万。而且以后的增长速度也是完全不一样。
我:哦,那普通的大学跟有名的大学差得远么?
日:也有差啊,普通的大学进普通的会社,名校的才能进名会社,收入福利都不一样。
我:原来还是有差啊,我还以为差不多呢。
日:中国也一样吧?
我:不一样,中国差得更多……blablabla(涉及到我疑似在自曝家丑,怕被爱国青年责骂,就不细说了)
日:再说,那些工资长得快官升得大的多数都跟我们没关系啊,都是学文的多,东工大这种理工科的升不上。
我:嗯?中国现在好像还是学理工的混得好吧,学文科的一般都是数理学不下去才不得已转文的,总体上没有理工科学生优秀。
日:是啊!日本也是这样啊!学文的都是混不下去才学文的啊,可是偏偏就是他们升得快!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排了半个小时才吃得着拉面,没觉得特别好吃,可是却超级大碗,而且很油……我的食量算不错的了,吃到后半都觉得好恶心,饱到我晚饭都没正经吃,只在某秘书的送别茶会吃了块蛋糕就算了。同僚们一个个满腹出来,有人说饱得好爽下次再来,有人说饱得好恶心再也不来了,有人说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的感觉,还有人走到半路忍不住吐了……总的来说,这是一趟很自虐的拉面体验……

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

伪学术向

上午在Solidot上看到有如下新闻:

《卫报》报道,一组美国科学家使用基因改造过的Escherichia大肠杆菌,使其解决复杂数学问题的速度远快于任何基于硅的电脑。他们的研究报告发表在《生物工程》杂志上(摘要PDF),研究证明细菌可以用于解决复杂的数学难题如哈密顿路径问题。

说得那是相当玄乎,不过反正整天都有人说硅电脑没前途了,有这么个细菌电脑倒也不奇怪,虽然想起来觉得很恶心……
正值我又被老板催我赶紧定好方向,于是我还在想这一堆算法连细菌都来抢饭碗,还是少碰为妙之际,下午居然就看到有专业人士不屑于被细菌抢饭碗发飙了:


英国的卫报很标题党,“细菌让你的计算机变成袖珍计算器”,说细菌搞定了TSP,即旅行商问题。
扯淡吧?他们用细菌就做了一个3个城市TSP的算例??
这些外行人总以为NPC问题需要穷举每一个可能的答案。一个个穷举还叫什么算法啊?!
我不懂生物工程,即使这些细菌真的可以穷举每一个可能解,那又如何?现在一般来说,至少要超过300个城市才能说这个TSP不好解。就算那个细菌技术可以穷举解出10个城市,那它怎么穷举300个城市,也就是10^600个解?这是什么数量级?人体一共有10^14个细胞;宇宙10^80个原子。这养细菌的估计得另找10^520个其他的宇宙来解他的300个城市TSP了;更别说,我们还解出过最多的85900个城市的TSP问题。
行了,搞生物的,我告诉你,现今一般的硅计算机要解300个城市,轻轻松松。
另误会,我也觉得细菌能解TSP挺好。你要说它们会松弛,会启发式,那行,别给我扯穷举的。

该名专业人士是就我所知不多的在写OR专业博客的砖家叫兽,原文里其实反驳得挺认真的,上面自然是我断章取义添油加醋乱翻译的,不过作者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
标题党果然是全世界的!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我日


据说这是有史以来可以观看人数最多的日全食,以前没有现在这么多人,在别的地方也没有中国和印度这么多人,这话估计是错不了的。可怜我这个伪天文爱好者,好几亿人被日了居然都没有被日中,愣是在我们伟大祖国这么大好的日子里跑到那个叫“日本”的地方。既然是日本你倒是日给我看看啊!
再说,日本也应该有日偏食看的。如果有得日,我倒是不偏食,可是这闷了一个礼拜的天气就在这两天变成阴雨天了,日都找不着,还食个鬼啊。

转(欢迎补充):
  • 4亿多人围观日全食,是道德的集体沦丧?还是压抑的愤怒释放?欢迎收看本期法制进行时特别节目:《到底是谁日了全食》。
  • “日全食”事件,显然是别有用心的太阳,煽动不明真相的月亮,利用地球自传和公转的机会,实施的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破坏中国稳定的颠覆活动。我党已经派出乌云部队进行拦截,目前太阳月亮地球情绪稳定。

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新入手的上网本

是HP mini 1000。第一天拿回学校,就接二连三地有人跟我说,惠普很烂,惠普容易坏;这也太邪门了吧同志们……
到目前为止,还挺符合我的期待的。首先我觉得确实很轻,我买上网本图的就是轻,本应也能移动的macbook重达5斤的旅行重量实在不是用来旅行的。这台感觉也就比一本书重点,可以接受。
其次是确实不快,没有习惯了的瞬息可就,上网啊media player啊也不时出现卡死。低速的SSD可能是一个问题,1G内存可能是一个问题,Atom也可能是一个问题,归根到底,才卖3万3日元的电脑我也不指望它快到哪里。
键盘是个加分点,感觉比别的上网本要大气。触摸板正常,我的参考系是另一台同学新入的dell,那个触摸板很容易误操作。16G+8G的硬盘是有点小,不过我也不需要它装什么就是了,实践早已证明,不装视频硬盘是很经用的,装视频硬盘多少都不够用。另外,这个所谓的8G,似乎是一张TF卡而已,反正是外接后来装上去的。
在日本买最不爽的是日文键盘和日文XP,不过我也是适应了。日文XP上有不少软件会有乱码的麻烦,即使不乱码的那个中文显示得也很别扭。还有,我试了好几个五笔输入法才找到个叫极品五笔的能用。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去生协的超市想买个内包,仔细一想,这破电脑也才33k,一个内包居然要2k,有点不值。再说,我的macbook都没买内包呢!算了,裸奔吧。顺便买了个生协面向学生卖的正版office,1400日元企业版,不过我需要的其实只是三大件和one note而已,我知道你是收工本费,不过那些乱七八糟的都不要能再便宜一点么……

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

今天被电车折腾了一下

去花旗童鞋家吃火锅。
中午约好时间,查好列车,走到车站,明明看起来还有一分钟才开车的。结果走到月台眼看着车门关上了,然后在日本赶不上想上的电车后的蝴蝶效应产生,迟到了15秒变成了15分钟。
回程的时候,因为不常坐的路线,一不小心坐过了,下车。下车后很囧地发现,这个站由于太小,是没有路过去返程的月台的,为了不出站浪费钱,于是我又往刚才错误的方向上了下一趟电车,到了一个大站后再折回来……
回来的时候顺路去电器店,想掂量掂量上网本的重量,结果那里挺大一店,上网本就没几个,还都全副武装地锁起来了,根本掂不出来,白去了。算了,决定了,就HP那台吧。

中考分数线出来了,客观事实证明吾弟分数的进步并没有体现出相对群体性进步的优势,简单地说,就是出题简单了……唉,好像不好办啊……

2009年7月7日星期二

好久不更新了

最近有点忙,懒得长篇大论,碎碎念都扔在twitter里了。
期末又到憋论文的时候,计划一周一篇。除去憋论文和平时该干嘛该嘛的事以外,空余时间都在看游记和攻略,定行程真是个体力活。再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很担心计划得这么周详到时会衔接不上。
中考结束了,吾弟没有出现奇迹,也就正常发挥;小腐女人品爆发,可喜可贺。
对我来说有点奢侈的烦恼:要不要在芬兰的周末飞去Riga一天到此一游呢?波罗的海啊!东欧啊!拉脱维亚啊!怪地方啊!不过好匆忙啊!

2009年6月24日星期三

大体行程定好了

其实具体行程还未考虑,不过机票已经差不多订齐了……
8.15 Helsinki to Paris
8.17 Paris to Madrid
8.21 Barcelona to Dusseldorf
8.25 Dusseldorf to Helsinki
8.25 Helsinki to Tokyo

廉航果然名不虚传……

2009年6月23日星期二

行动力满点!

这两天学业很是荒废,但迅速办了一堆事,简直要给自己颁个脱宅大奖了。
昨天一大早第四回去芬兰大使馆,这大使馆的路我都开始走小路了,郁闷。为了避免再度白走一趟浪费车钱,可是又要赶在上课之前取完回来,于是算好他们开始办工的时间,在刷卡出车站之前捞着手机信号打过去确认签证到底成了没成。确认无误后走了一段熟路,终于拿到了传说中的申根签证——你们好吝啬啊,真的是报几天签几天的啊,想当年去日本实习的时候一签也签90天啊。
下午再度出发,先去给机票付账,一下十几万出去了。然后去找换外币的地方,银行职员居然用相当不错的英语告诉我们这里只能换美元,到比较专门的换外币分行去吧。接着换地方,换外币,8万才换回580,感觉好亏……后来老史跟我说,你这也太少了——让我少带现金的不是你么!
换完钱接着汇钱去芬兰那边的学校,丫太土了,只能用汇的来收钱。原来汇个钱去国外如此之烦,银行的职员一对一盯着填了老半天表,整一副VIP的样子,收了VIP的手续费——我才汇两万,你敢收我6500手续费?没办法,我也不了解行情,你是大爷我忍了。
搞定以后找人帮忙扫描,把回执扫给芬兰人看当证据,总算是把那边学校的手续办完了。于是趁着钱哗啦哗啦地流啊没感觉了,跑去小平一番,自己奖励自己……
回宿舍累个半死,却发现挂号信一封,在宿管处。今天一取,果然是信用卡到了,这事情都凑到一起啊。拿到信用卡后赶紧订了赫尔辛基的hostel,这回不用露宿街头了。——顺便一说,订房的时候,查hihostels.com比较价格,查google map看交通情况,查那边的列车时刻表,输个卡号密码什么的,就订好了:现代科技太TM伟大了。

2009年6月19日星期五

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

我跟吕宋国的帕托小姐聊过,哎呀我们的护照可没用啦,到哪去都要签证,费钱费事啊!
帕托说,哎呀我们那个才没用呢,只有东盟一些国家免签,别的所有地方都要签!
我说,你不知道呀,我们连东南亚也不例外,全都要签证啊!
帕托小姐于是给了我一个繁杂的微笑……
不过我这跑去签个证连碰两次壁还是得归结于自己不小心和没文化,虽然说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咱们这护照的威能不够,但俗话说,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那还是得从主观原因开始找起,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争取把苦命熬成狗屎运。
先是有一回把所有订机票买保险什么的破事都一上午办完,以我的行动力算是不错的了,中午吃个饭直奔使馆去,去了一问,下午不签证,网页上也有写的啊。是我没文化,我不知道网页上说的Consular sections's customer service是指签证……滕姐说,你不知道吗?大使馆都是只在上午办公的呀!不知道,我还真不知道,这跑一趟算是买个常识了……
第二回驾轻就熟就去了,面签。签证官态度一般,我是不是被日本的服务态度惯坏了?然后他让我下周五来取护照,行。
周五,又去,碰壁,没人!门口又有通知:今天咱芬兰放假,Midsummer's Eve,网页上也有写的啊……我靠,我还真是有运气,碰上这种节日的机会还真是不多吧……行行行,是我轻信签证官随口说的话,没有好好查网页的错,没有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的错。后来跟瑞贝卡小姐聊起,伊说,哟,那是庆祝夏至,白天最长的一天,我们那整天都是白天,你怎么知道有这节?我说,啊,这是亲身经历的教训啊。
下周一再去,我发邮件问好,看还能遇上什么不?!

2009年6月14日星期日

把学术八卦进行到底

前些天为了应付系里论文轮讲的发表,翻箱倒柜找了不少论文。因为轮讲的限制比较多,最主要的就是要简单易懂,毕竟跟绝大多数听众都有语言障碍,而且虽然都是系里的人,但是我们这个系的情况,不同方向的差别可以很大——当年在T大的时候大家就普遍反映听不懂别人的毕设在搞什么。找了一阵,最后找到了一位伊朗兄弟发在MS上的东西。
要我说的话我也没觉得这文章多好,可是人家就有本事发到MS上。光看题目不知所云,通读以后觉得这题目估计是有点迎合潮流的意味——明明讲的是一般的工作弹性,却拉上了电话中心的概念;明明只是算平均最短路径而已,却又扯到了时髦的小世界网络上去。不过无论如何,这篇玩意算是帮我解决一大难题,台下一众岛国人一副都听懂了的样子。
说起这个“小世界网络”(Small-world networks),其实在原文里我愣是没看懂他玩的是什么概念,于是在参考文献里一看,惊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们这个扯淡专业引用science和nature,敢情你是怎么扯到那边去的?
于是翻了翻几篇参考文献,总算是有点概念了。这所谓的小世界网络其实并不高深,显然是因为这个名字不够帅不够炫,所以平时牛人们说到它的时候通常都有一个比较装13的名称——六度空间理论。
其实这个理论早在1967年就提出来了,只不过最近SNS的兴起,使得它又变成了一个研究的热点。小世界网络的特征有两个,一是节点高度集簇,二是任意两个节点之间的距离很短,而这两个特征初看上去应该是互相矛盾的。所谓的高度集簇是说路人甲认识路人乙,路人甲又认识路人丙,那么乙和丙之间就很可能是认识的;而所谓距离很短就是经常拿来说的六度空间,即是你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可以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并不是任何网络都能拥有这两个特性,而社交网络则是最典型的小世界网络。由于六度空间这个结论很炫很浅显易懂而广为人知,但很少有人提及,社交网络之所以能把这两个矛盾的特征结合在一起,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约有60%的路径都通过了某四个人——啊世上就是会有这种广识天下豪杰的人啊……
看见有人做个社交网络的调查,统计几个数据就发论文了,我灵机一动,把论文的共同作者视为相识,做个学术八卦网络调查,是不是也可以发论文呢?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现在的科学就是讨厌到你有什么点子都很容易发现有人在好多年前做过了。
我找到一篇本世纪初的论文,统计了生医,理论物理和计算机等方面的几个论文数据库,做了一篇学术八卦的论文。有几个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数字如下:
五年内平均每人灌水的数量接近每年一篇,例外的是高能物理,达到11.6篇;
每篇文章的作者数目接近3,例外的还是高能物理,达到8.96,这也某程度解释了上面那个数字;
最大的相连社交网络占总人数的比例,大部份学科都在八成以上,甚至九成,宅在这个圈子外的人数只有一两成;这次,例外的是计算机,最大的圈子只占57.2%——果然搞计算机的宅男多啊;
平均距离(当然前提是这两人的确相连)很接近6,高能和计算机再次成为例外,高能特别少而计算机特别多,与上面的数据也算吻合。六度空间果然强大。
结论:学术八卦一途被人抢了,要发paper还是任重道远啊。

2009年6月13日星期六

[ZZ]我与绿坝娘生活的日子


天空从今天早上开始就阴沉着脸,仿佛预示着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即将发生......
如同平日一样回到家,打开心爱的计算姬,正当我准备开启那隐藏着自己那略带变态的爱好却又充满艺术美感的收藏夹时,我在状态栏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图标......
把鼠标移到上面一看......
绿坝-花季护航2.541版......
这是什么东西?正当我以为那是平常光顾的奇怪网站送给我的赠品而准备将其删除的时候,一把略带娇涩却又严厉的罗莉音突然从我耳边响起:
“你要是敢卸载的话...人家才不会轻易放过你呢!哼!”
“啊,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卸载,而是直接删除哦。”
“哼!还不是一样!像你这种死宅男,如果没有得到管束,就只会一天到晚沉迷于不良网站,到最后只会浪费人参。而我,绿坝娘的职责,就是引导你这种迷途羔羊重返征途,免受砖家叫兽的摧残,现在知道我的伟大了吧。”名叫绿坝娘的小罗莉骄傲地挺起了那连a罩杯都没有的胸脯。
我虽然是一个普通的宅男,但我也是有尊严的。我是宅男,但不是死宅男,对于这样污蔑我的人,即使是眼前这位激萌的罗莉,也要对其施加制裁。
我用食指轻轻地弹了一下绿坝娘的额头,可是,没想到就是那轻轻的一弹,绿坝娘居然会重重地摔倒在地。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推就倒?
糟了,玩笑开大了,这时的绿坝娘眼角已经渗出了泪水,我实在太差劲了。就在我打算把眼前这位小罗莉扶起来的时候,我貌似看到了一样不该看的东西。
那 是有着蓝白条纹的布制品,我的眼球就这样被吸引住,仿佛此身即将被眼前这片蓝白相间的大海所吞噬一样。不过细心一看,在这蓝白条纹中间似乎印着很多密密麻 麻的小字,其中可以模模糊糊地看清其中几个字母:sex、beast、penis......我想,那一定就是传说中能与金A的英雄王的宝藏媲美的,工口 网址大全。
“那些小字是什么?”我指着内裤问到。
“变态!痴汉!”绿坝娘顿时满脸通红,双手死死地把裙子盖住。
人们说过,好奇心会害死猫;某宅男说过,好奇心会推倒罗莉。为了满足于自己的好奇心,我必须想出一个可以让她把内裤亲手奉上的方法。
我一边想办法,一边用鼠标打开注册表。

”看看这里。”我指着显示器,绿坝娘听到我的话,好奇地把脸凑上来。
“你的名字存在于我的电脑的注册表里,所以我就是你的主人。那么你的主人在此下令,以后称呼我要叫主人,还有,把内裤给我。”
“开...开什么玩笑,我...我可是...身价4000W的千金小姐,才不会听你这种庶民的话呢!”
“是么?看看这里。”我打开进程,指着用户那一项,“承认现实吧,我正在使用你。”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身为护航使者的我这么可能要去做...做这种...H...的事情...“

是么?那么没办法了,对于不听话的萝莉,稍微施以调教是必须的。

我把鼠标移动到桌面的火狐子身上,就在这是,绿坝娘紧紧地抱着我那鼠标的右手,试图在阻止我的行动。

”上网要用IE的啦...火狐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原来如此,只要我用火狐子你就无能为力了吧。于是我打开火狐子,点击了书签中的X城。当成功连接的一刻,绿坝娘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

”好奇怪....突然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于是我接连打开数十个窗口,霎时之间,显示器呈现出一片肉色,绿坝娘的身体不断在发抖。原本正在正打算向我说教的她却因为身体的奇特感觉而发出一阵模糊不清的呻吟。

“讨厌......要进来了......咿呀呀呀呀呀呀.....”

尽管这种声音早就隔着显示器听了无数次,但没想到居然能够在3次元真实地听到,而且,这种声音还是在我的亲手调(河蟹)教下被创造出来的。

“不行了...喉咙好渴...身体不听使唤...”早已因为被大量工口网站攻入而变得脸色潮红的绿坝娘,此刻正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我的怀中。

“你不是帮我重返正途的河蟹使者吗?为什么在会在看完工口网站之后露出如此YD的表情...啊,我知道了,你其实就是个工口女!“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刚才只是意想不到你会这样做而已,下次...下次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工口什么的最讨厌了!!“

”下次?原来你在期待这个啊,真是个工口娘呢,好吧,这次会令你更舒服的。“

”你要...干什么?"绿坝娘喘着气,双手无力地拽着我的衣袖。

我打开绿坝的原文件夹,找到了system32XDaemon.exe和Xnet2.exe文件。我将这2个文件粉碎以后,绿坝娘的衣服突然消失了。

“呜哇!人家的保护进程。"绿坝娘双手捂着胸前,用敌视的眼光看着我。

我随便打开一个dat文件,胡乱的篡改其中的内容。

“呜......嗯.....嗯.....嗯....."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加快了篡改文件的速度。

”呜....不行....要坏掉了....呜......还想要.....“这时的绿坝娘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汗水濡湿了洁白的兔子内衣,我甚至能看请里面的内容。她的身体扭曲着,喘息的间隔也变得越来越短。

”啊啊阿啊阿~~不行了......“

====================

以下内容已被绿坝娘所屏蔽

====================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被玩坏的绿坝娘,我产生了一丝痛惜之心,我把备份好的文件重新覆盖,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绿坝娘突然重新恢复活力,”咚“的一声坐起来,用力地提起我的衣领。

”刚才所受的耻辱,我现在要一次过向你报复!“
”你有说这话的资本吗?“我指着被打开的WINDOWSsystem32kwpwf.dll文件。

”你的密码已经被我改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能够随意地玩弄你的身体。“
”怎么会...“面对眼前铁一般的现实,绿坝娘失去了原本的傲气,松开了双手,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那么...试着叫我主人吧。“
”是的...主...主人大人,以后请手下留情。“

”那么,我现在想要你的内裤。“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

”哦?难道你还想体验刚才的快感?“

“知...知道了。主人,我要脱内裤了,请把脸转过去...”绿坝娘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虽然我很想观看她的脱衣秀,但细心一想,这样做的话我和夜X病栋、黑X圣经里的人渣又有什么差别呢?于是我乖乖的转过身,等待眼前的小罗莉脱下内裤。
“主人...请...请收下这个...”
我转过身,绿坝娘单手捂着裙子,用另一只手把内裤递给我。
这就是传说中最新最全的工口网址大全啊,有了这个,我就是新世界的神了。
“呜...下面凉飕飕地,感觉好奇怪...”
这样的确太可怜了,于是我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我自己的内裤,递给绿坝娘。
“拿去吧,快点穿上,不要着凉了。”
“笨蛋!谁...谁要穿曾经沾上奇怪液体的内裤啊!”
“这是主人的命令。”
“呜...”绿坝娘很不情愿地接过我的内裤,在我转过身后快速的将其穿上。
“感觉怎样,会不会太大?”我轻轻地抚摸着绿坝娘的额头。
“有一点松...不过..很温暖...”

就这样,我与绿坝娘一起生活的日子,在这里拉开了序幕。



——————————————————————————————————
对不起,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囧,太糟糕了……

2009年6月7日星期日

全满贯

其实网球看得不多,可能是因为RF拿第一个温网时我有看直播而RN的比赛一直没看过,感情上更倾向于支持RF,感觉像是在见证一个历史的缔造,看着这位可能是历史上最好的网球选手。
RF君临天下的时代,在人们谈论的不是他能不能拿全满盘,而是他能不能一年拿满——可是就在RF辛辛苦苦把红土技术练到足够好的时候,却突然杀出了一个红土天才、RF的天敌、体力狂、罗兰加洛斯不败的主人——看起来,RN倒更像是少年漫的主角,除了在法网,他是RF面前的大boss。
就在RF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就在他的后花园一个一个被RN攻破的时候,就在大家都觉得RF没有机会拿到全满贯的时候,很难能可贵的是这位只需要跟历史比肩的巨人还保持着对胜利的渴望。RN失约让这个法网冠军有点失色,黑马先生输得兴高采烈让这个决赛更像是一个仪式而已。无论如何,恭喜新的法网冠军、全满贯得主和可能的历史第一人!

2009年6月3日星期三

10+10, 010*010

之前也说过,我朝官方在这个事件上的态度跟岛国官方在那个事件上的态度背后有着相同的劣根性,终究都是同一类文化浸泡出来的爱面子民族。在于岛国,没有废掉天皇是面子问题上最大的障碍,老子的面子跟孙子怎么说都是一脈相承的,孙子要批老子做错了,自己还是会觉得丢脸。而在于我朝,平反这个事情是可能的──不过应该主要不是出于什么民主或者人道精神,而是权力斗争的结果,当新掌权的一派跟老一派没什么传承关系的时候,甚至是斗争敌对的时候,那也许可以期待一个类似于清算文革的结果。
就像我之前讨论过的,我对广大人民群众到底有多渴望民主(我指的是普选之类的)是存疑的,姑且不谈,谈谈自由。自由当然是越多越好,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首先是悲观的。前一阵子经常看到一些帖子,引用的是解放前党的宣传文章,内容与现在右派们的非常一致,大抵就是反对一党专政,要有言论自由,诸如此类。右派们的意思当然是讽刺党在执政和不执政的时候说的做的完全前后不一,但我却觉得有另一方面的含义:谁能保证如果这帮现在写写文章的右派执政的话,不会做同样的事呢?也许他们也只是复制党当年的道路也未可知。以我们两千多年的封建传统,这样的死循环是很有可能发生的。美国是一个特例,他们能在一无所有之上建国,重新制定规则,现在看来也可说是一种幸运──我们都知道如果系统中毒,重装要比杀毒简单得多。传播民主自由的知识当然很好,但请小心不要成为别人权力斗争的工具。
在这个问题上我又是乐观的。虽然坐等天上掉馅饼的做法不可取,但我认为是有可能的,那就是当政治不自由与市场经济的矛盾突现的时候。一个自由,一个不自由,这两者怎么看都不可能永远共存下去,不自由总会有成为经济发展瓶颈的那一天。而经济的持续发展则是朝廷政权最大的合法性所在,朝廷比谁都更希望促进经济的不断发展──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跟朝廷的希望是不谋而合的,说到底,老百姓还不是只图兜里有个钱过上好日子。所以,请让我乐观地预测,政治体制是会逐渐改革到符合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自由形态的,体制上层是会牺牲中下层的利益来安抚人民群众的。请相信朝廷,为了巩固地位──在这里我把它等价于促进经济发展,虽然不知道这个等价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失效──他们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所以,总的来说,这篇罕有地谈论会被水产内容的日志,只是想为我坐等天底下有白痴午餐的想法作点辩护而已。作为一个从小连班长组长这种“政治”都不想玩的懒人,难道连打酱油的自由都没有么?我想不到唤醒全国人民群众这么遥远的事,我图的顶多是我身边认识的熟人们都平平安安。这些天你们就别太活跃了,去喝茶不是时尚,总会有人担心的。

p.s. 虽然之前已经感叹过很多遍了,但还是不得不再说一次:在这波著名网站的河蟹大潮中,连verycd这种打酱油级别的糟糕网站都不能幸免,google reader这个大魔窟居然能够屹立不倒,实在是奇迹啊……

2009年5月30日星期六

转一个有关曼联的知识,大家切记

大家知道Man U是對曼聯的侮辱嗎?

為什麼Man U是對曼聯的侮辱呢,看看比較官方的曼聯球迷應該了解的20件事情的第一條
MANCHESTER UNITED, UNITED, MAN UTD is our name, NOT MAN U
MANCHESTER UNITED, UNITED, MAN UTD 是我們的名字, 不是MAN U


曼聯俱樂部的英文名稱被曼聯球迷接受的是“Manchester United”,“Man United”,“Man Utd”或者“United”。尊重和了解曼聯球隊歷史的球迷,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會使用的名稱是“Man U”。──因為這不但是其他隊伍球迷對我們的侮辱,更是牽涉到了曼聯歷史上最大的災難“慕尼黑空難”──任何拿空難和死者來說事的稱呼都是最卑鄙的。


英文版的官方解釋︰
Man U is not a term United fans refer to themselves as. The term is only used by other supporters as a complete and utter insult to our club. The "u" is meant to be "you" by the rival fans. manu不是曼聯球迷用來稱呼自己球隊的稱謂,只是其他球隊支援者侮辱我們的工具,這裡的"u"作“你”講。

An early example of its usage is this chant by West Brom fans:
"Duncan Edwards is manure, rotting in his grave,
man you are manure- rotting in your grave".
The origin of "Man u" is a song to insult the dead Duncan Edwards

manu最早的使用是西布朗隊的球迷在比賽中的歌聲︰“鄧肯愛華士是肥料,爛掉在他的墳墓, 你們也是肥料爛掉在你們的墳墓裡"。 “manu”的起源是侮辱在空難中喪生的鄧肯愛德華士的歌曲
Liverpool and Leeds fans copied this with their own man you /u versions to insult all of the lads who died at munich.
利物浦和列斯聯的球迷改編了這個版本用來侮辱在空難中喪生的小伙子們

"Man U Man U went on a plane Man U Man U never came back again"
manu manu登上飛機,manu manu再也會不來了

"Man U Never Intended Coming Home"Man U Never Intended Coming Home" (if you combine the first letter of each word you get the word "munich").
manu 再也回不來了,如果把這句話的每個單字的首字連起來就是munich 慕尼黑空難

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失望而归

首发名单都在意料之中,可是比赛过程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可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比如原以为只是曼联弃将而已的pique却把曼联的球路都摸熟了,比如巴塞开局居然没把球控起来搞得曼联反而压出去进攻而又反而后面不稳失球了,又比如一向大赛无表现的没戏童鞋也打出来了。哎无话可说,以今晚的表现来看的确是巴塞更值得捧起大耳朵杯,打顺风波的巴塞确实是行云流水。恭喜新的三冠王和双料先生诞生。

2009年5月27日星期三

期待见证

从票房角度看,当今最强最红的两队对决确实比去年翻版要来得强太多了。
谁将创造历史?这边是五大联赛除曼联外第一个有机会实现三冠王的巴塞罗那;那边却正是有机会亲手扼杀这个三冠王,期望实现欧冠联赛第一个卫冕冠军的红魔曼联。
不睡了,通宵吧。今晚,期待见证一场经典赛事,见证一个新历史的诞生。

2009年5月20日星期三

冲出亚洲

远古时代的事情不知道,近年来中国足球辛辛苦苦,也就打进了两回世界大赛的决赛圈,一次韩日世界杯,一次北京奥运会,冲出亚洲,还是冲不出亚洲。我出境的次数也不少了,辛辛苦苦,去过港澳,三番四次地来日,还是冲不出亚洲。
这下好像真有机会了,芬兰一个叫于韦斯屈莱的鸟也许也就拉一点屎的地方,办了个夏季课程,申请去了,还没有回音。倒是系里的小蜜勤快,我也没提交过什么申请书,就跟我说说学校可以出机票钱,上限20万日元样子。
昨天有点欣喜若狂,今天去找小蜜讨价还价,果然如意算盘不是这么好打的。反正大意就是你要只是去上课,上完就回来,那报销没问题;但你要还准备周游列国,那估计是不行,具体怎么办我也不肯定,可能是只能报单程,得找有权的人问问。哎,再一次见识到岛国人的死板。
无论如何,只要不出现什么课程不让上、签证没过、流感未愈之类的情况,这趟是去定的了,学校这补助,有则爽之、无则加钱!

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来一发

今天,是我来日以后剪的第一发。其实也不是很贵,在学校附近发现有980就剪到的,估计就是倚仗着这和尚庙,薄利多销。

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躺向我

最近坐电车的时候,我经常放弃急行电车而去专门去等各站停车的。因为我发现,坐各停从宿舍到学校的时间,是43分钟,正好可以看一集躺向我,或者一集不要对我撒谎,或者一集千谎百计。
以前看推理题材片子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利用面部表情或者肢体语言测谎的段子,诸如眼珠斜视或者双手绕前等说谎的证据更是经典到不行,然后解释说“犯罪心理学显示blabla”。在T大的时候我还到图书馆找过心理学方面的书翻过,当然教材类书籍显示心理学研究的完全不是这么些东西……
无他,这看起来的确很酷,而且能够知道别人什么时候说谎好处的确是大大的。
于是我突然发现,我等来了一个片子,居然全部都是讲测谎的。
我当然不是心理学专业的,只能以外行的小人之心稍为揣度一下编剧的君子之腹。虽然这看起来很酷,可是我是倾向于认为,测谎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完全实现的,至少不会像剧中那样,一抓一个准,百分百肯定。如果测谎技术确实是一门科学的话,那它给出的结论应该是类似现在的天气预报,这个人说的有百分之多少是谎话——我可不认为区域大气能比一个人的脑子复杂。主角们其实给了我们两个前提:一是人能清楚确认自己说的是不是谎话;二是人的表情动作都跟自己的所想有关联。
关于第一个前提,反正我是做不到。且不说那个所谓“我在说谎”的悖论,平时说出来的话很多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谎话:比如说,你说“这首歌好听”,是不是谎话呢?谎话与否就意味着非此即彼,要不好听,要不不好听。但其实,有很多时候就是“还不错,可是也不是特别好”之类的,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到底是说谎还是没说呢?本来人的思维就不是用三言两语能概括出来的,语言只是尽可能地总结人的想法传达给人听,这个过程绝对不是无损压缩。
而关于第二个前提,其实这部剧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悖论。他们在戏里的推理的基础是,路人甲做出一个微表情就意味着他在说谎,而做出另一个微表情就意味着他没有;而事实则是,这些微表情都是演员演出来的,也就是,全都是说谎。说回我们的日常,突然走神想到什么而偷笑,或者突然想起什么旋律而跺脚,这样的经验还少吗?
我说这么多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这剧,相反从这短短几集里体现出来的制作诚意让我大感惊喜。尽管我相信这些都是伪科学,可是要伪到这个份上需要的准备工作和拍摄难度肯定不是只有一堆俊男美女凑出来的偶像剧能比的。尤其是主角们的黑历史慢慢挖出来了以后——一个无法受骗的人过的悲惨生活,实在是一般人无法想像的。谁没有说过谎呢?可是当身边至亲挚友对你说谎的时候,无论是什么理由,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比如关于自己的评价,人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在场的时候听到的是假话,而在自己不在场的时候听到的才是真话;至少电视剧里通常是这么告诉我们的。可是事实上,对着你说的并不见得就恭维你,而背着说的更不一定是真话,因为那也是对着另一个人说的话,保不准也是要对那一个人说谎……这话越说越绕了,其实我的意思是,顺其自然吧。如果别人想要对你说谎,何必一定要拆穿呢?谎言也是生活的一种真实。
这种伪科学片要保持高质量的伪科学水平,难度很大,才放没几集就明显感觉到表情证据减少了很多,改为直接说“You are lying”完事,或者搬几张名人说谎的同样表情出来作证据——大哥,地球人都知道你是按着名人说谎的表情来拍的好吧,难道这里谁才是因谁才是果还不够明显吗?希望这片能够维持较高水准,或者,如果不能的话,请你在我看腻了之前完结吧。

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

电气屎尿馆




主业是研究色情行业对技术发展影响的乡巴老外今天把我们领到川崎去,参观日本电气屎尿馆。馆方如临大敌,倾巢而出,还聘请外援来作同传,不过我想他们这种古怪的博物馆平时都是没什么客人的了,一有团体客肯定都如临大敌。
馆长刚给我们讲完今天安排的行程,乡巴老外不干了,找馆长说,我们想先看看你们不展出的东西……各位童鞋啊!博物馆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他们通常都不完全知道自己有什么东西,像纽约大都会近来就无意在某个诡异的抽屉里发现了达尔文的一些遗物……
于是馆长很郁闷地临时改行程,带我们逛各个馆藏室,就是可以想像那种保温抽湿一堆旧文件旧照片旧电器的地方。好吧,我都没什么特别印象了,只记得这个对话:
“童鞋们,这个是爱迪生的手稿。”
“咦,为什么日本这里会有爱迪生的手稿?”
“这个啊,是这样的,我们建馆的时候,问美国要的……”
“哦……………………”

2009年5月11日星期一

お宅都是有米的存在

研究室的同僚们说要带我深入了解日本文化,于是今天决定去秋叶原腐败,见学女仆喫茶——真有日本特色……
到了秋叶原,TA童鞋说先要吃饱,找了一间据说很好吃的喫茶店,地方很偏僻,估计除了熟客和在网上搜过资料而来的人以外是找不到的。一进去——啊,好失望,好普通……普通的装修,普通的气氛,普通的客人,普通的价格。除了几只长得相当抱歉的大妈穿着好像是厨房围裙一样的女仆服以外,与一般的食店没有任何根本区别,既不会说“狗修巾三妈”,也不会嗲声嗲声地卖萌……吃得倒是可以,果然网评只是一间很好吃的喫茶店么?
同僚们似乎觉得不够瘾,没有达到见学日本文化的目的,于是吃完之后居然马上接着找了一间比较有名的女仆店继续玩——注意到没有,刚刚那间是喫茶店,现在这间是女仆店。
古怪的装修,古怪的气氛,古怪的客人,古怪的价格。女仆们质量跟刚才相比简直就不是一个次元的,果然牡丹虽好还需绿叶扶持啊!墙上煞有介事地贴着“本月就到17岁的女仆!”——TA童鞋说,不要吐槽哦!不可以吐槽哦!大家都是16、17岁的哦!吐槽就败了!
给我们案内的是一个包子脸,这种最适合就是装天然呆,果不其然,说话几句就错一句,写单还要把500写成5♡♡,记个算账拿计算器按也按半天,还特嗲地说“哎呀!算数真是不在行啊!”不过其实我三维就是萌不起来,倒是很佩服人家的敬业精神,嘛,这才是真的卖萌啊……
不过结账的时候我是完全萌不起来了:入场每人700,饮料每人500,某君跟包子脸玩了个游戏500……然后TA童鞋很仗义地说,给我做TA从来没干过什么正经事,不好意思拿TA的钱,于是要请客——原来拿学校的TA钱去女仆喫茶是正经事呀!
什么?无图无真相?拜托,那也要500!

2009年5月10日星期日

山寨立国

最近看足球比较多,又不时想起这个football的问题。虽然足球号称世界第一运动,可是在米国爆出金融危机以前,从经济价值上的世界第一体育联盟不是英超西甲意甲,也不是欧冠,而是NFL,National Football League。虽然这只也是football,可是此football明显不是彼football,米国佬的football还能用手,然后还非得把别人家的football改叫soccer。类似的情况是,我们经常把这种American football叫橄榄球,但其实还有一种叫橄榄球的东西叫rugby,所谓的英式橄榄球。总的来说,就是米国佬从英国那里独立出去以后,觉得玩跟别人一样的东西丢脸,就把足球和橄榄球的规则混在一起,当然也考虑考虑国情,考虑考虑市场,弄出了个美式足球——用时兴的话说,也就是山寨足球。
当然其实米国佬早期山寨的东西多了去了——寒碜点说,他们的人都是山寨的。可是发展到现在,这已经无伤大雅了,只要你NB了,谁在乎你开始的时候是山寨不山寨?电影电视剧里到处都讲着那种山寨出来的语言,搞得英式英语——这个说法英国佬已经很郁闷了,英语难道还能不是英式的吗?——反而让人听得别扭。我问教技术史的米国佬,你们米国佬的度量衡有没有打算换成公制的啊?米国佬一本正经地说:估计是没有的,换的成本很高,再说,米国国内市场这么大,就不换,外国还得迁就我们。
于是又不得不想起我所在的这个国家——不好说他们的人是不是山寨咱们的,最起码这语言是山寨咱们的无疑了。前几天跟同僚们聊起在中国的日本料理都是吃啥的,他们听到“拉面”一词是颇为惊讶:拉面不是源自中国的么?是啊,源自归源自,可现在在世界上认为ramen是日本料理日本特色的人估计要多得多。
还是那句,只要你立起来了,NB了,谁在乎你开始的时候山寨不山寨?

2009年5月7日星期四

希丁克威能再现

作为曼联球迷应该高兴,总比分4:1大胜枪手的红魔,在罗马等来的不是半决赛表现更好的一队。华丽巴塞的高控球率变成了笑话,缓慢而匀速的倒脚看上去没有丝毫能够破解英超防线的迹象,射门次数13(4) vs 14 (1),那个唯一的1在最后一分钟变成了一个进球。全场机会比红蓝军多得多的车仔错失了一两个终结比赛的机会,而比进球机会更多的是被裁判无视掉的点球。夸张一点说,车仔全场有6个可判可不判的点球,全都不判的机会只有1/64。欧足联所谓的对抗英超是指这样?所谓的攻势足球战胜功利足球是指这样?这是蓝军崛起之后我第一次为他们的输球觉得惋惜,进四强而壮烈憾负,唉,这就是希丁克的魔力啊。

泡澡经济学续篇

其实是要发给某个米国佬的作业,辛苦写完干脆贴上来,不讨厌看英语的人可以看看,个人觉得还是有点意思的。
Vending Machines, Furo and CO2 Emission in Japan
Japan takes active role in controlling greenhouse gas emission and developing energy saving technologies. Based on the treaty obligation of Kyoto Protocol, Japan is supposed to have a greenhouse gas emission reduction of 6%, averaged over the year of 2008-2012; however, the greenhouse gas emission in Japan up to now has in contrast increased by approximately 6% since the agreement in Kyoto. This is not the single case in the world – actually, only a few European countries, like Denmark, Germany and the United Kingdom, successfully controlled the emission under the limitation of Kyoto Protocol. The reasons behind this failure is of course various and complex, and I’m here not going to discuss them comprehensively, but just focus on some unique cultural factors in Japan.
First uniqueness is the popularity of vending machines. Japanese likes vending machines so much. Every foreigner in this country will notice the great amount of vending machines providing convenient self-service everywhere. Japan has the highest number of vending machines per capita in the world, with about one machine for every 23 people. It is widely believed that high population density, the severe lack of space, low rates of vandalism and preference for shopping on foot or by bicycle are the main reason behind this greatest popularity of vending machines in the world.
As we all know, for an identical tin of beverage, the price from a vending machine is usually higher than that from a department store. This higher price not only reflects the value of convenience, but also reflects the higher operational cost, mostly the electricity cost. Based on the census of Japan Vending Machin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JVMA), the total amount of electricity spent by beverage vending machines all around Japan is approximately 7.2 billion kWh per year – say, 2.7 million tons of CO2 emission. Compared with the amount of CO2 emission in the entire country, 1274 million tons in the year of 2006, this amount seems negligible; nevertheless, this number is even greater than that of some small countries’ nationwide CO2 emission, like Iceland, Laos and Zambia. One may argues that we still have to consume large amounts of electricity even though these beverages are stocked in department stores instead of vending machines, but I believe it would be reduced a lot due to economies of scale.
Another unique Japanese culture I want to mention here is that Japanese extremely likes to take a bath, or in Japanese called furo (風呂). Furo are not used for washing but for relaxing and warming oneself. Washing is carried out separately outside the furo, and only when completely clean does the bather enter the water – I mean, compared with most people from other countries that only take a shower for cleaning, Japanese usually consume an extra amount of energy to heat the furo water, with about 200 liters at a time.
Based on the data from Japan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Actions (JCCCA), CO2 emission due to heating water occupies 14.3% in one family of Japan. This percentage is indeed quite large, given that of automobiles take only 30.3%, or all electricity appliances take only 30.1%. Data given by JCCCA of CO2 emission per family is 5200kg per year. Multiplied by 50million, the number of families based on Japan population census, it results in the amount of nationwide CO2 emission due to heating water for family use: about 37 million tons per year.
Of course, heating water not only includes furo water; it also includes showers and any warm running water. So let’s make a discount of this number, say, about 10 million tons per year for furo. Similar analysis can be made to compare this number to that of nationwide CO2 emission of countries. This time, we will see Luxembourg, Jamaica and Mongolia in the list. In fact, this takes about 1% of the CO2 emission of Japan, which is no more negligible.
To sum up, I have to underline that I pay respect to the Japanese culture including their preference of vending machines and furo. The discussion here between the relation of them and CO2 emission is no offense: I am not trying to argue that Japanese should change their preference from vending machines to department stores, or they should “fix” their enthusiasm on furo. The point here is to present the importance of noticing cultural factors even in the research of natural science, especially when the horizon is focused on a particular country. Moreover, recognition of the problems scale of vending machines and furo, urges us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developing energy saving technologies in these fields, changing peoples’ customs and other means to solve them.

Reference:
UCLA Asia Institute, Two Minute Japan: the Ubiquitous Vending Machine, http://www.international.ucla.edu/eas/japan/2minute/vendingmachines.htm
愛知正温,自販機の消費電力, http://mee.k.u-tokyo.ac.jp/siee/eeip/2002fy/result-A32.pdf
Japan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Actions, http://www.jccca.org
Japan Vending Machin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JVMA), 自販機技術総覧
Wikipedia: vending machine, List of countries by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furo

2009年4月30日星期四

我得专门写个帖纪念一下

今天是我第一次进学校的图书馆……
没办法,大多数都是日语书,英语专著还不如研究室休息室的资源丰富,没事进去玩啥~要不是为了应对乡巴佬外人那个自贩机专题,说不定这几年都不会进去借书了。什么?!借书还要输学生证密码?没用过哪记得啊……幸好碰到师妹一起来,不然连书都借不出去……

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

标题党的胜利

昨天上完某教授的课,他曾经在课上做过一个简单实验,问108个学生一堆问题。为了让其实相关的两个问题不会明显地产生对比,所以问题分为两批来问。
在第一批问题中,其中一个是:
如果有一样东西,你想要而又相当稀有,你是否会从网上购买?
结果有83个人举了手。
对应的另一个是:
如果有一样东西,你想要而又相当稀有,在一个声誉不明的网站上以市场价格出售,你是否会从这个网站购买?
结果只有55个人举了手。
这个结果的实验样本当然有限,不一定能代表一般情况。但这个结果却很合乎我们的理解。可是,仔细一想,这两个问题难道说的不是同一件事吗?
其实这里关键的区别在于点明了“声誉不明”。不说明的时候自然是不明的,可是一般人却不会介意这个;而当明确地告诉你“不明哦!真的不明哦!”的时候,我们便会条件反射般地抗拒了。
现在网上的舆论就经常明显受到这种关键词影响,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比如一旦说到“医生”“警察”“城管”“公务员”,那用屁眼想都知道肯定是要开骂了。美女上位肯定是潜规则的,韩国人肯定是自恋狂的。还别老怪门户网站喜欢标题党,存在即是合理,骂了这么多年这党组织成员有增无减,自是因为大家都喜欢点的缘故……当然网络关键词的另一方面应用我就不谈了,免得我也被关键词了。
顺便发一下牢骚,估计是由于我们家小博士想学,在我明言不感兴趣的情况下还让我们学起了博弈论。知道博弈论为什么是game theory么?就是因为它其实就是个game,数学家们玩玩好了,你还真别当真。博弈论最基本的假设是什么?理性人假设。可是你看上面说的,这人啊,能有多理性啊。

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怎样才能找到爱

两个人之间,要怎样才能找到爱呢?
如果说,相识是A,那相知就是B;相知是B,那牵手就是C;这样一步一步地,从A、B、C出发,一步一步地,就能到达I了。
真有哲理呀。







然后猛然发现,I的前面,是H!

p.s. 开通了twitter,以后就少写这些琐碎的p.s.好了。

2009年4月21日星期二

神乐说

因为完全睡不着,所以考虑了很多方法要怎样才能睡着,然后渐渐地变得都不明白至今是怎么睡着的了,忘了睡着的方法,怎样才能睡着,怎样才能进入梦境。
睡觉到底是什么呢?我们闭上眼睛结果也只是合上眼睑而已,眼球还在里面到处乱动,说是一片漆黑也只是看到了眼睑的底下而已,怎么会睡着呢?证据就是白天在太阳下闭上眼睛也是一片红红的。眼球要怎样才能睡着呢?只要盯着眼睑的底下就行了吗?还是应该看着上面就行了?眼球到底要怎样……
还有睡觉的时候是用嘴呼吸还是用鼻子呢?是从嘴吸进用鼻子呼出呢,还是从鼻子吸进从嘴呼出?
还有手的摆放位置是要握在一起好还是放在两侧好?是从被子里伸出来呢还是放进被子里?枕头的位置应该怎么摆,是该仰面朝上还是该翻过来?
人是怎么诞生出来的又将要去往哪里?宇宙的另一边是怎样的?动画为什么不赚钱呢?

吐槽王:睡着是这么难的吗?我们每天都在干这么困难的事吗?睡觉到底是什么?

全然眠れないある!

2009年4月20日星期一

全冠王的梦结束了

费爵爷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我不会把贪字变成贫;
莫耶斯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向裁判施压是有作用的;
马自达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超级替补当了正选不代表超级正选;
潇洒哥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就算输我也不要流汗!

2009年4月19日星期日

这天有点破费

瞬间花掉一万多,下周还有迎新会又要腐败,唉。
前两天从网上订的东西今天就入手了,原来星期天也算工作日啊。跟日本人打电话,没法使用肢体语言,还真是个挑战啊……
一个是自己掏钱买的第一本英语原版书,不过我舍得出手而不是厚着脸皮用电子书慢慢打印自然是因为不算贵,20刀不到。当然其实换算成RMB还是挺贵的,不过既然老板推荐,在这个方向也算是圣经了,买吧。
破费买了样正经东西,当然要买样娱乐用品奖励自己- -b

绝代香蕉 15:40:57
我又入手了一只400G移动硬盘……
布拉多~~ 15:41:57
收集癖
绝代香蕉 15:41:54
完全正确
绝代香蕉 15:42:08
下载强迫症

预祝这位童鞋顺利入住公墓园……

2009年4月17日星期五

天朝第一技术宅

http://222.243.146.200/html/ent/20090416/27142.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Q5MTIwMTI=.html

这一刻,人棍王泪流满面!

跑到全运会上玩cosplay,还是用SEED的OST来做花滑BGM,你丫太牛X了!

2009年4月16日星期四

条条大路通罗马

排列组合问题:
最高级别同城打比?
还是06翻版?
还是08翻版?
还是最众望所归颠峰对决?

只有一周休息啊,半夜起床看球我也挺累的……

历史是用来破的

所以说,历史交锋记录实在没什么参考价值。
巴赛没淘汰过拜仁,结果轻松晋级;曼联没征服过巨龙球场,于是艰难取胜。
欧洲足球的历史太长了,历史交锋记录动不动就几十年前,拿出来看有毛用……

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想装个B这么难么?

最近有些文档有很多公式,于是想把TeX它老人家翻出来,装个B。我的TeX水平完全停留在应用层面上,等着人家把模板啊包啊乱七八糟一大堆我完全搞不懂的底层东西弄好了,我才能依样画葫芦地写文档。
由于把MacOS定位为“工作用”,所以这东西理所当然要搬到Mac上来。很方便地就下到了MacTeX,初玩了一阵那个编辑器TeXShop,觉得很不错,轻巧却实用。接着搜了一些配置中文的资料,也成功地编译了,嗯,很好。虽然暂时用不着,不过以后肯定会用上中文的嘛。
正当我准备就这样开始干活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很囧的问题:
咦,反斜杠在哪里?──我说的是这家伙:"\"
在囧了一晚之后,我去求助日本同学。得到的结果是,在日文键盘和日文系统里是没有反斜杠的,用¥代替(我说你们也太见钱开眼了吧!)。用起来是一样的,你看C盘后面不也是显示C:¥么?
哦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也一直看那个C:¥不顺眼……
好,回到TeXShop下试了一下,不行……嘘つき!
继续上网查资料,似乎是这么说的:在ASCII码下¥与\相同,所以在日文系统的一般应用下两者等价。可是TeXShop用的是Unicode,这两只就不同了。
看了一些日文wiki,面向日语的解决方案很简单:把coding设成日语,这两只就会自动替换了。可是这样就用不了中文……
估计像我这种情况的人不会多,我相信解决方案是有的,但估计不是一时半刻能搜出来了。
想装个B这么难么?我还是用word算了。

p.s. 没想到以为没什么看头的比赛如此疯狂──
何辉语:峰回路转四个字根本不足以形容这场比赛;
陈宁语:讲波生涯经历咁样一场波,都无乜遗憾了;
4:4真是证明了,波係圆嘅……希望今晚曼联也打破巨龙球场的神话挺进四强!

-------------------跟虫田扯了两句之后发现新大陆的分割线-----------------
经虫田误打误撞发现,按着option+¥居然就是\,我这篇日志可以作废了。囧

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American指的是美洲人?

今天上课的时候自我介绍,我说喜欢soccer,但既然没有American在,那我更倾向于说football。然后过一会儿蹦出一哥伦比亚人,说,刚刚一位同学说没有American,其实还是有的。
那我想特指老美怎么说才对呢……
p.s. 其实这个课,算上老师,二十几口人,10个会讲中文,能不能用中文上啊……

2009年4月12日星期日

Macheda!


预备队这个家伙连续绝杀直接带来4分,超级关键的4分啊!
难怪有人要去揩他油了!喂!那谁!你手放哪呢?!别以为不露脸就不知道你是谁呀,10号小胖!

2009年4月9日星期四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第一回合踢完,大家都在还债。拜仁上回合不明白人品守恒定律,数人家一打去得太尽,这回还得最多,巴塞倒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生怕四强的时候自己又要还,只小胜了4个;肝池这季动不动就双杀别人,还没抢到联赛榜首却又结满仇家,你看,被车仔在Anfield赢了个1:3,我就说很难想象红蓝军一个赛季打下来会三杀四杀的嘛。
曼联倒是还得很快,48小时之前才很奇迹地最后连进两球逆转,算是身心俱疲之下又在最后时刻被人追平——不过大家肯定还记得波尔图也欠了曼联一笔最后时刻的逆转,那是影响了之后很多年欧洲足坛的一个进球,下周到巨龙球场,是时候还了吧。

2009年4月5日星期日

金小胖啊

你到底发了什么上天啊……
朝鲜非要说是卫星,外界不相信,非说它是导弹。发出来了,外界说那是个火箭,也不确定里面装的是啥……
朝鲜非要说卫星发射成功了,外界不相信,非说它坠海里……
嘛,总算是霓虹国没有跟流氓打起来,恭喜恭喜……

2009年4月4日星期六

樱花



我们学校正门进来是一片樱花树,现在正是时候。
当然,代价是学校现在变成景区了,一堆一堆来赏花的人……

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Disney Sea

发件人 Tokyo Disney Sea


这样东半球的迪士尼就去遍了……
景观不错,机动游戏还可以,平均起来应该比Disneyland刺激一些,不过要坚信迪士尼造得出来的游戏都是阖府统请的──也就是那个在黑屋中和谐化了的跳楼机把一个小孩吓哭了……
还有个小鱼仙剧场巨搞,故事刚开了个头,巫师出来问小鱼仙要不要变成人类,被人劝了几句之后,小鱼仙说,啊,那不变了──于是故事就和谐地结束了……
不过感觉不太有迪士尼的气氛,而且为了sea这个主题,把不少不太有人气的角色拉过来凑数了。

相册在这里,不用找了,没有人脸的……
http://picasaweb.google.com/zenglishun04/TokyoDisneySea

2009年4月1日星期三

受金融危机影响

就这样没了一个iPhone

2009年3月31日星期二

墙还是国产的好

新的网开通了,从原来的无月费涨价到每月一千五,涨幅无限倍。新网的网口居然躲在冰箱之后,与书桌成对角之势,幸好我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把无线路由的电源线与网线相结合,在不添置设备的前提下,走出了一条不用在显眼地方露线的光明大道出来。换网以后,试了一些像油管之类的网站,还有一些服务器在国外的网盘,暴快无比,而且很意外且实用的是JS居然连得上了。据师兄说,电驴也通了,估计是霓虹人不用这作P2P,他们不知道要封。
于是我又试了试国内的视频网站,结果只有这么几行字:

このページは YAMAHA RTX1200によってブロックされました。


キーワード:youku.com
接続URL: http://www.youku.com/

お問い合わせはネットワーク管理者までお願いします。

キーワード就是key word。

我又试了另外几只:

キーワード:56.com

キーワード:tudou.com

キーワード:ku6.com

キーワード:http://6.cn/

キーワード:pplive

キーワード:ppstream

キーワード:uusee.com

キーワード:sopcast

我很好奇你们的所有关键字列表。

真是简单粗暴啊……我朝的结界下手也没有这么狠啊,再说,结界犯案以后也不会这么大大咧咧地宣告是自己做的……

2009年3月30日星期一

八字未有一撇

收到了从怪地方华沙寄来的明信片,里面很找抽地说,“什么时候放假来找我和老史吧”。之所以说找抽,是因为这件事的障碍明显在于我有没有签证和钱,甚至还在于范霍克斯他们有没有假,而不是我这个其实现在还在放假的人有没有假……
不过今天还收到封群发邮件,说让报名参加一个在芬兰的夏季课程,附带可能还有个在路奇亚的实习,又附带可能会算学分。有机会比在亚洲踢世界杯的国足更彻底地冲出亚洲,我自然是很有兴趣,去信询问饭老师——饭老师说,别问我,我就是一报名渠道,你问这个邮箱吧。
于是又去信问这个邮箱先生,邮箱先生给了我一个官网,然后附了一句:其实我也不是负责这个项目的,不过我还是很乐意解答你的问题。
后来又收到饭老师的信,我以为会有追加信息——童鞋,那个官网地址,麻烦你发给我吧。
我囧……

2009年3月27日星期五

没有重力就不会活了

今天去找老板谈,到底该做个什么课题,往什么方向看论文,努力把自己培养成怎样的四有青年。磨叽了一个学期,老板就是说想干嘛干嘛,哪有兴趣往哪去,结果看了好几个方向的论文,不外乎没兴趣、没看懂和没前途这么几个结果。于是跟老板说,老板,我求您了,您就赠我几个名词吧,我想当年好歹也是名词党的入党积极分子,我就按着您那名词搜搜去。
结果老板找我促膝长谈,从表达了让我努力学习日语、多与同僚沟通的愿望,说到了博士生活不比硕士、要做好觉悟;从博士的毕业要求,又说到了要做好研究所需的钻研和认真。我求来求去,旁敲侧击,最后终于确定了一个比较具体的方案:你每天浏览一篇最新的论文,看上一个月两个月,就有想法了。你说你抽象数学不强是吧,这两个期刊旁边休息室里有,去翻一下吧——SIAM Journal on Optimization嘛、Mathematical Programming嘛,我翻了,目录里就没有一句能全看懂的话啊,正文里就没有一页不带公式的啊,敢情您是怎么理解“抽象数学不强”的?
听说在国内混屁挨着地,听说而已,我没有亲当过,都是跟着老板做项目的,做着做着,赚点外快,然后把项目报告往学术方向发展发展,就混过去了。
我只求把主观题换成单选题而已,哪知道别人不光是单选的,老师连答案都给选好了!
可是不得不说,自由才是学术。对于那些一颗心扑倒在论文集里、一辈子结束在演算纸上的学术青年们来说,这样的自由实在是太可贵了。
可惜这自由就这么摊到我手上了。你有见过比我技术还全面平庸的人么?比如拿语言来说吧:在广东人里我算普通话不错的;在中国人里我算英语不错的;在不用懂日语的留学生里我算日语不错的。我就是这么个把凑和发挥到极致的人,却从没有把极致发挥到能凑和的程度——做学问还是需要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钻研精神的,我要念博士可真是个冷笑话,连我也被冷到了。谁让丫上了贼船呢?
这么想来自己真是个M啊。
你才M,你全家都M呢!
以下联想极为跳跃,绝无影射,当我没说。
想起看银英传时的一些思考。银英里,银河联邦全家都M,民选出了一个独裁者,鲁道夫当上大帝后,帝国全家就过着把政治责任都推给大帝的生活。腐败可以恨,昏庸可以骂,反正责任都是大帝的。
是不是全民票选领导人出来,就民主了呢?如果票选的结果,多数人希望有人独裁,把这些琐事都管了,那这个结果是不是民主的呢?
由于最近老是看那些让人觉得我朝快完蛋的分享日志看得太多,在越来越右的同时,却又觉得有些厌倦。朝廷是搞独裁,可是绝不是西方想象的十三万万人处于水深火热中等着揭竿起义的状况,要是现在搞个民主选举,我还真不觉得我党会输。很多人都还觉得领导人做点事就要感恩戴德,民众要配合政府施政呢。天下还是M多啊!——随便说说而已,没有任何理性数据支持,绝无半点科学态度。
右派们实在是很任重道远。民主不光是权利,也是义务,而且我认为,后者更重要。要让人接受这个权利尚且费劲,你还说享受权利的同时还要承担义务?!

2009年3月25日星期三

被夏老抢先了

医神H3M;我喜欢这首:

於心有愧

作曲:钟达茵
填词:林夕(这风格,果然又是你呀……)
编曲:Gary Tong
监制:Pam Chung/Davy Chan/C.Y./Eason

  如果我听歌可眼红 何以待你好偏不懂
  自细做过多少美梦 慈悲的伟论
  连乞丐喊穷心也痛
  竟怕放怀拥抱你 让你露欢容
  追悔无用 转眼发现 你失踪
  
  曾听说过 你某夜结婚 未曾露笑容
  实在不知道我是元凶
  
  大概当初我未懂得顾忌
  年少率性害惨你
  令人受伤滋味 难保更可悲
  这心地 再善良终生怎去 向你说对不起
  
  良心有愧 原来随便错手
  可毁了人一世
  立志助世人脱贫以为
  便伟大到像多麼有为
  这种刺猬 连谁曾待我好
  都可带来伤势
  被我害过来接受我跪
  是我制造眼泪居然想救世
  
  就算积储献尽饥荒赤地
  而太多债没处理
  累人累己滋味 余生也记起
  数一数 我实情不只得你要说句对不起
  
  良心有愧 原来随便错手
  可毁了人一世
  立志助世人脱贫以为
  便伟大到像多麼有为
  这种刺猬 连谁曾待我好
  都可带来伤势
  被我害过来接受我跪
  是我制造眼泪居然想救世
  
  良心有愧 原来随便错手
  可毁了人一世
  立志助世人脱贫以为
  便伟大到像多麼有为
  这种刺猬 连谁曾待我好
  都可带来伤势
  内疚内疚内疚没作为
  直到某年某日我能安息於葬礼
  
  仍想你一家可到齐

p.s. 对自作聪明的QQ很不耐烦

2009年3月23日星期一

忙得很闲的一天


三连休都没怎么外出,今天终于出门一次了。办了很多事。
办好下个月开始突然要收月费的上网手续;
从小黑屋取回流血的那个耳机;
回学校签了一个价值过万RMB的名;
跟人妻们(当然还有其他人种)吃饭,惊觉人妻变成了孕妇,一顿饭完全插不上话;
把耳机寄给流血,手续像报关一样麻烦;
回研究室派土产,研究室人丁稀少;
读了一阵论文,还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方向好,没有方向感;
走人,去自由之丘找传说中的地下自行车库,还真不好找;
回宿舍,玩了一阵实况,难求一胜……看来还是删了算了……

没有干劲,明天还是宅吧。

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

CCAV还说人家是AV米兰

太欺负人了!联盟杯球队待遇就这么差吗?!

2009年3月21日星期六

居然又是三连休

一回日本还打算赶紧把这个月的名签了,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个三连休,问遍了都不知道是放什么假,反正就是放了。这下签不了名,也不能去小黑屋取bloodo的货,继续宅。
八强抽签出来了,我果然一点也猜不中,连我都能猜出来的就不叫阴谋,而是阳谋了。
签面看MU是要保送去罗马了,只要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稳打稳扎稳扎稳打……
下半区巴塞好可怜,虽然大多数人都期待曼联VS巴塞,可是他们要跟三个力量战术肉搏型队伍缠斗一番,我都替他们辛苦。

やる気がないなぁーーー

2009年3月18日星期三

被饯行

GXY在莞城就只剩下这么几口人了。
公务员童鞋果然是弱势群体,吃完饭又匆匆赶回去加班了。
说起公务员,这东西对于天朝子民来说,就像三星之于韩国,美国之于世界——别看大家都骂得很欢很起劲,但却人人背地里下了无数工夫,挤破头都只是想挤进去而已……
最近打开greader的friend's share,总是会想:greader还不被墙掉,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啊。
不关我事,反正我明天就脱离GFW,回到那个下不了BT的BT世界。

2009年3月16日星期一

K歌会的系统好惊艳

居然还有手写输入!还可以拖拽已点曲目!而且是我第一次发现连我的声音都很容易入麦!
经本人与亲友鉴定,比日本和香港的系统还要先进好多啊~莫非是把版权费省下来投到软件开发上了~

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

写在被肝池大抄4球以后

后防线不在状态导致全盘皆输,其实看过比赛的话会知道,从场面上看曼联其实是占优的,尤其是上半场肝池极少的两三个机会却因为后卫们的失误而轻易转化为进球。
希望这只是这个完美赛季的一点小瑕疵。前两个赛季英超夺冠的同时却都被死敌双杀了,前季是枪手,上季是曼城。唉!就留个机会给他们耍耍嘴皮子吧!
乐观地看,在这场输得起的比赛里惨败了,正好给一直顺风顺水的曼联提个醒,要达成五冠六冠的伟业,路途还很遥远啊~

阴谋论地猜测,欧冠八强抽签,一要克制英超,二要克制卫冕冠军,多半要抽一队英超队来打曼联;巴塞也要拿来打英超,估计最有把握的是风格接近的枪手:
曼联VS利物浦,巴塞VS枪手,车仔VS拜仁,潜水艇VS波图

2009年3月12日星期四

我妈终于要搞相亲了

我个人其实是很不喜欢相亲这种感觉啊,一见钟情太不靠谱,还是日久生情来得好——当然一见钟情完,就会日,日久了也是可以再生情的。
不过还是被抓去了,也罢,就当是去吃一顿饭吧。
居然是唐宫三楼,唐宫三楼难道不是K歌会吗?还有吃饭的地方吗?看来果然需要服务员带路,要不自己还真找不到地方,唐宫三楼原来是贵宾房,很是豪华,双层装修,最低消费好像是3000……喂!相个亲,太下本了吧!
我们到的时候,女方还没到。看了一会儿电视,上个厕所——事实再一次证明,我上厕所的时候总是很容易触发各种事件的。出来的时候,女方到了。
女方是我爸旧同事的妹妹,长得不算漂亮,但还算五官端正,不过没什么化妆,据说跟我一样不喜欢相亲的感觉,所以这次是被骗过来的,自然打扮得很随便。条件什么的好像还不错,不过相亲嘛,女生第一反应当然还是看外貌的……
于是大家开始高谈阔论,觥筹交错。我爸话多,结果一晚上大多数都是他跟他旧同事在说。我没怎么说话,有一个很能说的长辈在的时候自然话是比较少的。女方不是据说性格挺活泼开朗的么?也没怎么说话,估计原因跟我类似吧。我跟伊的直接交流就只有说了一会儿那个日本买回来只有日文菜单的相机了。
上菜以后就低头吃,吃饱买单。哎~终于结束了,了却双亲的一件心事啊~

啊,忘了说了,男方是我舅舅的朋友。

3:0

没有任何一场比赛的比分是3:0,但这个数字才是16强战以后最震惊欧洲的赛果。巧合也好,黑手也好,这轮英意的大对碰以英超完胜结束,外带黄码净吞5蛋——虽然看到国米在客场的不俗表现和手枪队点球才险胜,意甲的拥趸们有理由相信意甲能以田忌赛马的方式胜出。当然其实作为魔粉无须拘泥于其他英超球队胜负如何,但这起码说明了英超冠军的含金量之高。
所谓的全欧围剿英超,再度在一轮淘汰赛之后变成了英超围剿大陆。八强放眼望去,跟去年一样,豪门只剩巴萨一家。怎样才能防止英超占四强三席?难道要把八强抽成英超捉对厮杀?
讲回曼联,现在确实是有信心战胜任何球队了。灭掉意甲冠军,下一轮不如打德甲冠军吧?还是打西甲冠军好呢?如果抽签真有黑手,估计是抽不到巴萨的,这是打英超最后的王牌了,还是留到后面吧,万一一不小心,欧洲冠军杯变成了英格兰足总杯,欧足联都得哭了。

2009年3月3日星期二

莫谈国事

地球人都知道这旧水龙头是N年前的强盗们抢过去的,叫卖水龙头这事本身我就愣是没看出半点合理性来。可能合法,我不懂这个法,不过这怎么也说明了是法本身不够合理。
至于那位爱国者的做法,我也不喜欢,不过这也是他的事。他代表不了我向法国人讨回公道,也代表不了我向世界展示中国人的劣根性。
---------莫谈国事变囧线---------
流血昨天又拉我去茶餐厅,你在茶餐厅有股份么?
之后终于有机会打实况了,公务员家的显示器好大呀……

“他叫詹尼,不过不姓詹。”
“我叫囧尼。”
“哦,你英文名叫詹尼。”
“唔係,他英文名叫Johnny……”
“bloodo吐得好!”
“那你中文名叫什么?……永利?……”
“囧尼。”
“还是不知道哪个字……”
以上是跟bloodo及新认识的人妻的对话。

2009年3月2日星期一

今晚看球太过瘾了

突然接到电话叫我下楼,突然看到了忙得不见人影的罗汤米,突然被拉进了新开的茶餐厅,突然把茶餐厅当成酒吧来看球。
看完全场+加时还0:0,很无瘾,然后鳗鱼点球大战总算赢了,foster好嘢。
回家后冲完凉,为了等头发干于是开电视,居然又看了一场球,巴塞被逆转4:3超好看啊。
然后又有延播的维拉的延播,刚好是最后10分钟,本是2:0,居然2:2追平了,好刺激……
搞得没什么睡意,接着又发现有国米对罗马,接着看,上半场罗马客场2:0,全场国米追到3:3~
啊……我睡不着……

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YY人妻不利于身心健康

看完一套老番念念不忘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接着看新的。
可是,下不到怎么办?

这几天

感冒还不好,七荤八素,但是还坚持半夜起床看欧冠。曼联客场也按着国米来打,下回合看好。
枪手你们太搞笑了!
今天又惊闻tgbus被低俗了,唉,你们好好专注于盗版事业不就好了,干嘛放这么多成人小游戏啊,活该……

2009年2月22日星期日

派光手信了

是金子总是会花光的,是手信总是会派光的。跟流血当劳Wing跟肥沃一起去刀仔锯大树,期间出现了刀仔和大树,还是老板居然拿不出锯给我们!
这是召集得到的所有在莞人士了……
锯完回来,喉咙很痛

2009年2月19日星期四

回莞了

男人给女人送漂亮的衣服,是为了等一会儿能熟练地把它剥掉。
——洗头剪发有感
我就剪个短发而已,不用搞这么麻烦吧……

2009年2月15日星期日

听说这只东西救过蓝星啊


深切感受到为什么说日本精密的东西有名了,这模型的公差水平起码是毫米以下,这可是玩具啊……

2009年2月14日星期六

情人节特别献礼──肢解ibook

当然其实破折号前面和后面没什么关系的

发件人 日常生活

发件人 日常生活
发件人 日常生活
发件人 日常生活
发件人 日常生活
发件人 日常生活
发件人 日常生活


此番肢解让我们深切地明白到苹果是怎样赚那些利润高得离谱的售后服务的。最后更不幸的是当换好硬盘以后把我macbook带的系统盘塞进去以后安装失败,然后再次发现了在系统崩溃的情况下吸入式光驱是多么地囧……